曇煙 新住

Silent Voice





盾冬盾無差 清水向


1026冬盾冬翁利會有 目前還在考慮印無料還是小料本 [[爆笑
字數不多 在我送印之前會盡量加XD
但有喵喵打打畫的美美封面 會和印調一起放


內容是以CA1單戀竹馬向為主
隨筆性質
沒什麼劇情 都是些內心戲和敘述



這邊是試閱先行
下班回來再放印調
10/26放上完整版


印調請往此













思念你的時間
總是那麼長
直到此生完結



直到此生完結



那是未能賦予聲響的話語
於他心中
滿溢著思念與愛



Silent Voice












詹姆士˙布坎南˙巴恩斯的心裡一直都只有一個人,他總稱呼他是朋友,是兄弟,但那個人在他心裡的地位比這要更多。
他從來沒有坦言過,而是以自己的方式,為那個人付出他的一切,甚至是生命也不足惜。









史提夫是住在附近的孩子,和自己的年紀差不多,懂事開始,他們就玩在一起了。史提夫的身體不怎麼好,比其他的孩子虛弱些,瘦瘦小小的,一群孩子一起玩的時候,他會在最後頭吃力地跑,滿身大汗的,巴奇則會悠哉地跑在他旁邊。
巴奇也忘記了為什麼會特別注意史提夫,那份毅力吸引了他也說不定,還有那積極與正義感。
兩人總是形影不離,做什麼事情都在一起,有時候也因為不合而大打出手,但史提夫打不過巴奇,巴奇揍了兩拳之後,又會慌忙地上前查看史提夫的狀況,然後他們一起捧腹大笑。








巴奇的女人緣一直很好,幾個女孩在身邊周旋,沒固定的對象,史提夫便是屢次告白失利,這時巴奇便會一直陪在他身邊,直到史提夫再次笑著嫌巴奇煩人。
有人會好奇問巴奇對史提夫如此執著的原因,巴奇聳聳肩說「沒為什麼。」巴奇只是習慣了有史提夫在的日子,沒他不可,那樣的互動真誠、自然。
「那是我的史提夫。」巴奇總是這樣說,「是我的兄弟。」








那是巴奇第一次想吻史提夫,高中的舞會上兩人喝得爛醉,他們互相攙扶著,回了史提夫家,史提夫倒在木板床上,巴奇不小心撲到他身上。
他們的臉龐距離很近很近,那時,連呼吸都變得曖昧起來,對方的吐息撲在臉頰上,酒氣很重,不過還加上一股對方的味道。
巴奇終於理解了他對史提夫的感情,或許還帶著情慾,差一點要接吻了,巴奇在前一秒鐘撐起身子,克制了衝動。史提夫自然沒說什麼,只是催巴奇去洗澡,自己則翻身睡了。
那之後,女孩們仍在巴奇身邊翩翩起舞,而巴奇的目光卻停駐於史提夫身上,淡淡地,有時史提夫察覺,回過頭時,巴奇便若無其事地避開。巴奇沒有打算要坦承他的感情,那些女孩子宛如他的保護色般,令史提夫捉摸不透。
他們比手足還親,比朋友還情深義重,所以巴奇不願破壞他們之間的平衡,寧可保持沉默。
可是單戀也是很磨人心神的,距離如此接近卻不能心意相通,思念只能藏在心底。儘管苦澀,巴奇沒有在史提夫面前擺出難過的表情,總是笑著,有時笑得令人心痛──巴奇只會在看愛情片時藉故流淚,史提夫常因此開他玩笑。
所以,他們是朋友,巴奇卻讀得懂他每個神情,猜得出他每件心事,曉得他慣有的小動作與背後的涵意,主動察覺他任何的需要。巴奇知道他備份的家鑰匙放在哪裡,知道他心儀的女孩喜歡的顏色,知道他父母親的葬禮──甚至史提夫用不著說出口。








就這樣,幾個季節過去了,他們在嘉年華會上迎來分別,兩人相知相惜,他們並非沉痛地話別,只是一個簡單的擁抱,拍拍彼此的背,那是因為他們堅信能再見。然而,等到再見時,已是在九頭蛇的基地,史提夫已經變成美軍的「超級士兵」,美國人民的「美國隊長」。
原本緊跟在人們後頭的史提夫,現在有一大群人們願意追隨他,巴奇不知道他的位置在哪裡。但巴奇還是努力地保持一貫的笑容與悠然,沒讓史提夫察覺到他的不安,他默默地跟在史提夫後頭。
史提夫的目光直視著前方,斷然地,堅毅地,巴奇替他感到安慰,同時也詫異著他們的角色變了。於是,巴奇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對史提夫,害怕被他拋下,畢竟史提夫不再需要巴奇了──巴奇是如此認為的,但事實不是這樣。史提夫是美國隊長,卻依舊是那個來自布魯克林的小子,史提夫的目光不斷尋找著巴奇,徘徊著,而後他們總是交會了眼神,心神領會般地笑了。
在咆嘯突擊隊時,史提夫將他的背後交給巴奇,毫無理由地,兩人有著他人無法取代的默契,甚至不需要交換言語。那段時光說漫長,有如白駒過隙,說短暫,卻又苦得彷彿有數不盡的日子,在戰爭中是何等絕望,因此他們支撐起彼此的心靈,無條件地包容,一起熬過來。







Even I have nothing, I have Bucky.







巴奇才明白,在史提夫勇往直前的時候,是由於自己在他的身後,史提夫才能無所畏懼,史提夫是需要他的,一直都是。巴奇終於釋懷了,埋藏的不安頓時煙消雲散,這些年來到底為了多小的事情困擾著呢?巴奇不禁失笑。








That little guy from Brooklyn. I was too.
Don’t like to run away from a fight.
I’m following him.








歲月總喜歡對他們惡作劇,陰錯陽差。時隔七十年後的再會,迎來的是殘酷的殺戮與陌生。
在那段黑暗的過去中,巴奇忘記了他最重要的那個人,成為一個冷血的殺手,直到史提夫再次喚醒他。







I knew him.
But I knew him.







Bucky, you knew me whole life.







巴奇漸漸憶起以往的一切,很痛苦,他常在理智與情感間掙扎著,他害怕傷害到史提夫,卻又渴求著光輝。
和史提夫共度的時光,是他生命中的寶藏,不論是孩提時代,或是少年,甚至是從軍以後,都是最美好的日子。那位冬日士兵很訝異自己心中還有這些光明的部分存在。
史提夫好不容易將巴奇帶回來的第一天,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找舊照片給巴奇看,像是拼湊記憶的碎片般,在他的心中,史提夫這個人也越趨完整,巴奇可以從史提夫身上找回自己,找回「詹姆士˙布坎南˙巴恩斯」。於是巴奇想起來了,他對史提夫是懷抱著如何的情感。
之後的某天夜裡,等到巴奇察覺時,已經情不自禁吻了史提夫。他仍然什麼也沒有言明,史提夫對著他微笑。那個吻代表了什麼,大概只有他們曉得。








那無聲的思念,醞釀了如此長久的日子,終能成形。
時光流轉,世界什麼都變了,兩人卻一切如初,至始至終都握在他們手中。過去他們互相扶持,未來他們會攜手下去,那些包覆住巴奇的冰層會慢慢地融化,陽光會再次照耀。
他們允諾要陪伴彼此,直到此生完結。








No. Not without you.







Cause I’ll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放上完全版!
單戀虐心好開心啊
我愛巴奇葛格
愛慘巴奇葛格
這種表面悠然內心傷了千百便的
會讓我很心疼想惜惜他XDDD
卻又不禁想虐他 [[乾
總之好想寫巴奇X冬兵喔 [[無關
冬兵巴奇我也可以啊......
(註 這和實體本的後記不一樣 只是我現在的亂該
然後實體本的後記是我剛寫完的亂該XD


很沒命地出了小料本 其實為了追求外觀美算是賠本
但沒關係大家喜歡就好了
有什麼感想心得拜託告訴我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