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超絕信賴関係──後話


※試閱二



後話


試閱一捷徑
試閱三捷徑


印量調查往HQ Only 岩及小說新刊印量調查 (表單至11/13)












後話






我和及川徹幾乎是剛懂事時就相識了,我只大他一個月又十天。雖然一直是彼此的支柱,也是最重要的人,但都沒有談到感情,直到大學時,那傢伙先踏出那一步,於是我們變成戀人。曾經因為彼此的笨拙而跌跌撞撞,但最後他成為我的家人。


二十六歲的那年,他的名字從「及川徹」改為「岩泉徹」,也正式搬進來,雖然我還習慣喊他舊姓。我們的雙親似乎不大意外,也同意我們的事情,因為住得近,我和他也常回及川家吃飯。


我研究所畢業後,順利考上司法考試,受訓後正式任職檢察官,並從東京的地檢署調回宮城。而及川退下日本隊後,受聘至我們的母校青葉城西高校擔任教練,我偶爾會到青城看看他,然後接他一起回家。


又過了三十多年,我們從職場退休,在家附近開了小店。早晨,我們牽手散步到青葉城西的體育館,看學弟們晨練,接著回去開店,有時候我會開車到附近送貨,順便探探老朋友,喝一杯再走。傍晚時分,我們收店回家,一起準備晚飯,並在用餐時看個電視或閒聊。晚餐後,我們習慣在院子看星星,聊些往事,或是什麼話都不說,只聽著蟬鳴、看著螢火、感受季節的變化。


慢慢的,我們的面龐多了皺紋,體力也不如以往,身體開始衰老,但其他都沒什麼變,他還是小岩小岩地叫著,還是和以前一樣幼稚又愛撒嬌,還是和以前一樣熱愛著排球,我們也還是和以前一樣深愛著彼此,支持著彼此。不論十幾歲、三十幾歲、五十幾歲、七十幾歲、及川的笑容都是那樣地鮮明。


然後七十三歲的那一年,及川一個人先離開了。
起初我很不能接受,但我也清楚這只是自欺欺人罷,從我陪他去診所和醫院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我也隱約曉得那傢伙撐不久了,只是我還不想面對。


走的時候他很平靜,平靜得像是睡覺前道晚安一般。
「沒有關係,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一直陪在小岩身邊的。」
及川笑著說,然後他的笑容就這樣僵硬了,眼睛也不再睜開過,我趴在他身上哭了好久好久。


他的後事簡單卻溫馨,許多親人好友都來送別,我將他埋葬在附近的公墓。我時常去幫他整理環境,家裡也有一個及川的靈位,靈位前供著他最愛吃的牛奶麵包。
我每天的行程還和以前一樣,早上去青葉城西,接著開店、傍晚收店回家,用完晚餐再去院子看星斗。
我有時真的會感覺到及川還在旁邊,而我也如此確信著。


「吶,及川,我最近記憶力變差了,腰也不太舒服,視力也有點退化了呢……前幾天啊、我去探望花卷的時候,有抱抱他的孫子,就連那混帳也當爺爺了啊……你可別誤會,我覺得我們這樣也挺好的……」我對及川的靈位說,靈位前還擺了杯熱茶。
只不過,對留下的人而言,一個人的思念真的太長了。


「不知道哪時候才能過去那邊找你呢。」
忽地,一陣風吹過,那瞬間我覺得及川正對著我笑,我留下淚來。


回過頭看,我們一生的時間都在一起,真的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情呢。
及川,我想你一定也跟我一樣幸福,所以走的時候,才掛著那樣的笑容吧。


謝謝你,及川,我愛你。
那晚的風非常溫柔,彷彿是他的雙手,輕拂過我的面頰……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站在一片黑暗中,獨自走了一陣子,須臾,另一頭出現了一道白光,光的前面是我最熟悉的那個人。
  及川來夢裡接我了,那是他高中的模樣,還穿著青葉城西的球衣,我才發現我也變回高中的樣子。
  「小岩~等很久了嗎?」他朝我伸出手。
  「混蛋及川!太慢了!」我毫不猶豫地往及川的方向跑,他笑著點點頭。
  「嘻嘻,今天的告白,我全都聽到了喔!」
  「嘖……」
  然後我們牽起手,一起走向及川那邊的世界……我們終於又可以在一起了。



















很喜歡這種一起終老的感覺,一起牽著手,一起在院子裡看星星聊天,真的很浪漫幸福。

這裡是文章的最後面,本篇是及川的第一人稱,後話這裡是小岩的第一人稱,拿來當試閱是因為太喜歡這裡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