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超絕信賴関係


※試閱一

CP:岩及(R18有)


節錄 12距離感


試閱二捷徑
試閱三捷徑


印量調查往HQ Only 岩及小說新刊印量調查 (表單至11/13)










大三那年大學聯賽的時候,我被運動雜誌相中,邀請我做為它們雜誌長期配合的模特兒,雜誌主題是運動員的時尚,每個月會有相關的服裝、鞋子、配件等。
我考慮了一陣子,想著要是畢業後要和小岩一起在東京生活的話,先存一筆錢比較安心,而且時間上我也還忙得過來,便決意接下這份工作。
起初一切還算順利,小岩也很支持我,可隨著時間過去,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升上大四,雖說退下主將的職務,但球隊的練習仍未間斷,而周遭的朋友們開始投入畢業後就職、進修的準備,就連小岩也不例外,忙著準備考試。
我們相處的時間變得更少,甚至也不像以前那樣開玩笑,有時難得可以有共同的時間,可能也因彼此的冷漠或不耐煩產生摩擦,明明很珍惜的,卻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我一直都介意著,卻不曾坦白過,彆扭使得彼此的心相距越來越遠。




這天結束雜誌的拍攝工作,回到家已經是凌晨時分,雖然很累,但想著跟小岩撒嬌一下就能恢復精神了吧。
好不容易小岩也早點完成讀書的進度,趁著看電視放鬆的時候,我坐到沙發的扶手上,戳戳小岩的肩膀,然後整個人趴在他背上,像貓咪一樣地磨蹭著,藉此吸引他的注意力。
小岩回過頭來,凝視了幾秒鐘,像是欲言又止,最後湊近索吻,他嗅著我的髮香,解開上衣鈕扣,於幾處留下吻痕,然後他的唇往上走,來到鎖骨時忽地停止了,眼神也冷了下來。小岩像是有所顧慮,還噤口不言。
「小岩?」我想拉住他的手,卻頓時僵住了。
「還是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晨練。」小岩拋下這句話,便徑自回房了,電視節目自顧自地播放著,我盯著螢幕,但腦海都是小岩那個冷漠的眼神。我努力思索著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讓他生氣了,可仍是得不到解答。




一直以來累積的情緒,在向美音訴苦時一次爆發,「小岩好像變得沒有我也無所謂……他是不是討厭我了、是不是想分手?」我問著,淚水還在眼眶打轉。
「沒這麼嚴重吧……」
「可是我們已經五個月沒有做了耶!」
這下連美音都有些擔憂了,她思索了一下,建議道:「你們需要好好獨處一下,去約會吧。」




我和小岩約定了一天一起度過,空出來的那天晚上,我把雜誌拍攝的日期延後了,小岩也事先趕完讀書進度,我覺得很窩心,小岩還是很重視我們的事情。
我認真安排了一整晚的行程,從晚餐開始都是人氣的約會景點,讓我很有成就感,也相當期待。
只是小岩好像對餐廳不是很滿意,「這種高級西餐吃起來怪彆扭的吧,還是吃和食比較習慣啊。」小岩一邊盯著菜單,一邊抱怨著。
幸好沒人聽到小岩的話,我輕聲反駁:「這可是網路上的人氣餐廳,是小岩不懂啦。」小岩雖然還是點了餐,但表情顯然不大高興,氣氛也被打壞,用餐時對話斷斷續續的。
我有些洩氣,試圖讓兩人之間活絡一些,講了一些雜誌拍攝的趣聞,以及近來開始有粉絲寫信來雜誌社的事情,小岩聽了也是附和而已,沒多大反應。
小岩沒有認真聽我講話吧?還是我講的事情太無聊了?或是小岩有什麼心事嗎……難得一起到餐廳吃飯,卻還這樣無精打采啊。我心裡暗想著,並沒有說出口。
不久,我聽到我的名字,是女孩子的聲音,有三個女孩站在桌子旁邊,年紀大約二十多歲,「請問你是及川先生嗎?」站在前頭的女孩子發問。
「是的。」我面露微笑,向他們打招呼。
「哇!太好了!我們都是你的粉絲,每個月的雜誌都有收藏喔!」女孩們十分開心,「方便的話可以幫我們簽名嗎?」
瞄了小岩一眼,他若無其事地繼續吃飯,就像陌生人一樣,「當然可以。」我說,接著換來女孩們的歡呼。
女孩子最可愛了呢,跟旁邊那個臭臉小岩完全不一樣。小岩大笨蛋,隨便你好了!




我們從餐廳出來時,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走在一起,也沒有牽手,真是糟透了,我想。
「我知道你現在很有名氣,但是至少在私人時間……不、沒事,你從國中開始就這麼受歡迎了,我也早就該習慣了吧。」小岩忽然停下,雖是對我說話,到一半卻又變成喃喃自語。
小岩的話激起我的怒氣,於是我也不客氣的大聲說:「什麼嘛,有什麼不滿就說啊!你很討厭我做雜誌拍攝的工作吧!」
「我沒有。我只是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拼命賺錢,家裡還有給我們生活費吧。」小岩嘆氣答道。
「我也是在思考我們的未來啊!」覺得自己的想法不被理解,我有些受傷,但態度仍舊強勢。
「我們的未來?這種工作太不切實際了,你乾脆專心打排球就行,還是辭掉雜誌的模特兒吧。」說完,小岩自己轉頭走了,沒有再回頭看我,我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看不到小岩,我靠到人行道的邊緣,蹲了下來。
真是丟臉,我們在大街上大吵啊,精心策劃的約會也都泡湯了,我還真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可是小岩竟然要我辭職……我也是想為了我們的事情盡一份力啊,就算工作很累,但一想到我們的未來可以一起生活,我就覺得再累也沒有關係。
因為我最喜歡小岩了啊。
但是我剛剛對他大吼大叫的,我也是大笨蛋啊……該怎麼辦,我需要跟小岩道歉才行,但是他一定已經討厭我了……
「請問……」這時,有人拍我的肩,聲音有些熟悉。
「小飛雄!你怎麼會在東京!」抬頭一看,竟然是小飛雄,要死不死在這時候出現,還讓他看到我這種樣子,肯定一點都不帥氣吧。
「啊、果然是及川學長。」飛雄倒是不大介意的樣子,平靜地說:「我是來東京比賽的,現在是球隊的自由時間,先前有聽說及川學長來東京讀書了,沒想到會遇到……怎麼沒看到岩泉學長一起?」
「誰要跟那大笨蛋一起!」我立刻站起來反駁。
「吵架了嗎?」見我的反應,飛雄愣了一下說。
「……」我沉默了一會,想著讓飛雄知道也無所謂,於是我把拍攝雜誌的工作、最近的摩擦和方才發生的爭執告訴他。
「我想、岩泉學長只是怕你太累、太勉強自己。」飛雄剛說完,我還沒馬上明白,他又補充:「我記得國中的時候,岩泉學長曾經因為及川學長練習得太晚而生氣吧。那時候的感覺,和現在一模一樣。」
「……我記得。」就是因為你這傢伙害的啊。
啊啊、我想起來了,當時小岩經常念我「要是搞壞了身體就得不償失了」,繞了一大圈,我才能體會小岩的用心,還以為他離我越來越遠了,原來只是我的錯覺,他一直都在我身邊守護著我。
能讓我想通這點,全都要歸功於飛雄,但我還是拉不下臉說出什麼感謝的話,只好送他一個鬼臉,「我才不會感謝你呢!還有,比賽遇到的話就等著瞧吧!」我說,並向他道別。
「是的,我也會盡全力的。學長要保重,請快點和好吧。」飛雄朝我敬禮,還是那樣一本正經的,但隱約看到他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
不過,一經這樣耽擱,回家時已經很晚,小岩房間是暗著的,似乎已經睡下,我只好打消現在道歉的念頭,先回房休息了。




隔天早上,我的身體不大對勁,渾身無力的,好像是感冒了。我不敢告訴小岩,怕小岩生氣,忍著不適參加晨練,下午的雜誌訪談我也到場了,由於是特別請記者來做的及川徹專訪,如果缺席會很麻煩的。
訪談的內容是一些常見的問題,包括「從哪時候開始打排球」、「擅長的位置」、「遭遇到的挫折」、「未來的期許」等等,每回答一個問題,我幾乎都能回憶起關於小岩的事情。
「最後一個問題──請問有固定的伴侶嗎?」
「有啊。我們交往兩年,雖然已經認識十幾年了。」我先是有些訝異,再是輕輕地微笑。
「那請問戀人是怎麼樣的人呢?」
小岩的輪廓逐漸在我腦海中成形,越趨鮮明,接著是他的神情、言語、肢體動作,有時兇巴巴地瞪著我,有時溫柔地笑著,有時又向我遞出他的掌心──「老愛擔心我,很囉唆,很暴力,但是非常非常溫柔,有時候很帥氣,是世界上最棒的戀人喔!我最喜歡小岩了!」




這樣一折騰到晚上,我覺得更不舒服了,到藥局買了成藥應付了下,隔天也沒有休息,馬不停蹄的,想跟小岩道歉也碰不到面。
又過了三天,我的感冒更惡化了,咳嗽不止,感冒藥也完全沒有作用。情非得已,我取消了晚上的行程,先回家休息。
到了下課時間,小岩也返家,看到我在家裡,很意外的模樣。我想跟小岩講話,但是又一直想咳嗽,只好衝回房間,把門鎖上。
「喂、及川!你做什麼,開門啊!」小岩也跟到房門口,在外頭喊著。
如果小岩知道我感冒還放著不管,拖到這麼嚴重的話,肯定會氣得要死吧,到時候想要和好也沒辦法了……「我不要!」我倚在門旁坐著,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巴,好險,差點就要咳出來了。
「為什麼躲著我,我們好好談談吧!」小岩敲了幾下門,口吻聽起來很著急,但我還是不敢開門。
「不要、小岩不要再管我了──唔……」我又想咳嗽,努力忍耐,可忍得真的受不了,連咳了好幾聲,停不下來,感覺內臟都要吐出來了。
「……你生病了嗎?」糟糕、讓小岩發現了。
「咳咳咳、不……咳咳、咳咳咳……」我還想否認,卻只是徒勞罷。
「我很擔心你!開門吧,我只是想看看你。」他的聲音弱了下來,好像很難過。
「小岩……」心裡揪了一下,捨不得再讓小岩繼續這樣下去,躊躇了一會,我緩緩挪動身子,起身開門。
再次和小岩面對面,我想出聲說些什麼,卻因為一開口,又是一陣咳嗽不停,我痛苦地縮成一團,眼睛酸酸的,淚在眼眶中閃爍著。
「你這呆子、生病了還一聲不吭。能不能對自己再好一點啊!」小岩撥開我的瀏海,和我額頭相貼,「都發燒了!」
他的臉上盡是擔憂的神情,想起不久之前,我還害怕小岩不再愛我了,現在看來一切都像虛構的一般。小岩扶著我,讓我躺在床上,又拿了熱毛巾、倒了杯熱開水過來,輕撫我的側臉說:「你先休息一下,晚點陪你去看醫生吧。」
「小岩……我們算是和好了嗎?」我喃喃說,頭昏腦脹地,咬字也不清楚了。
「還在擔心這個啊……我早就不生你氣了,還是等你病養好了再說吧。」說著,小岩幫我蓋好棉被,回到客廳去了,隱約聽見他替我打電話預約門診,再來我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醫生詳細的診斷我也忘了,只記得是因為感冒惡化成輕微肺炎,導致咳嗽特別厲害,幸好不用住院。那晚我吃了一些小岩煮的粥,吃完藥就睡了。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和小岩一起打排球,穿著高中的球衣,當然還有花卷和松川他們,這是一場往常的練習賽,最後關頭,多虧了我和小岩的超絕默契攻擊,漂亮地拿下比賽……
我在歡呼聲中醒來,「對了,是夢啊。」我和小岩都已經大學四年級了呢──然後我撐起身子,才發現小岩趴在我的床邊睡著了,應該是在旁邊守了一整夜吧。
「唔、你醒來了啊?覺得怎麼樣,好些了嗎?」不久,小岩也跟著醒了,一看到我便問,還在掛心的樣子。
「嗯,輕鬆多了,因為有小岩照顧我啊。」小岩的體貼,讓我覺得自己很不懂事,也覺得對小岩的喜歡好像又多了一分。
小岩盤腿坐在床邊,握住我的手,迎上我的目光,認真說:「我說、我不是反對你拍雜誌,是怕你太累,尤其在你受歡迎之後,公司還打算多開專欄給你,我才會著急,雖然也是有點吃醋……」小岩停頓一下,好像回憶起什麼蹙了蹙眉,才又把視線放回我身上,「我知道你不管做什麼都會全力以赴,有時候還認真過頭。可是、你也要考慮身體吃不吃得消,就像現在,身體出了狀況還不好好休息……我才會說你是呆子啊!」
「那麼小岩很久不碰我,也是怕我太累,所以在忍耐嗎?」
「嘖、是啦……而且怕會留下吻痕,拍攝的時候就麻煩了。」小岩搔搔頭說。
「嗚哇~我還以為小岩討厭我了!」說著,我跳下床,環抱住小岩的脖子,但小岩撐不住,於是我們碰咚一聲地倒在地上。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啊……放心吧、雖然你是全世界最麻煩的人,但是對我來說,是唯一一個、我最喜歡的及川徹,我是不可能會討厭你的。」小岩輕輕拍著我的背,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相信一定是非常、非常溫柔的吧。
「那我答應你,不會再勉強自己了,小岩也要答應我,不要再忍耐了喔。」我跟小岩如此約定,他看來有些訝異,接著才揚起嘴角。
「知道了。」他再次將我擁入懷中,並輕吻我的側臉。




仔細考慮後,我決定辭去雜誌攝影的工作,也已經遞了辭呈,於是上次的訪談就變成最後刊載的月份,雜誌在上週發售,消息傳出去後,似乎引發了一股討論熱潮。
這週的假日是難得的空閒,我只是在家裡悠閒地看著電視,突然想起先前的區域賽錄影還沒看,索性趁這機會研究一下,我記得……是放在小岩那了吧。
我到小岩的房間裡東翻西找,錄影光碟沒找到,倒是看到出乎意料的東西──那是我拍攝的雜誌,從我開始擔任模特兒後,所有的月份都收齊了,一個月也沒漏,而最新的一期就是上周才發售的,裡頭有我的專訪,我發現那一頁還用書籤特別標記起來。
我都不曉得,小岩還有這樣的一面啊……對了、記得在訪談的最後,我說了「最喜歡小岩」吧……我還以為小岩不會看,現在知道怪難為情的。
「及川,人在房間的話電視就關掉……咦、雜誌啊啊啊!」恰好小岩回家,剛進房間就撞見我拿著他的秘密收藏,小岩驚慌得大概和小黃書被搜出來的反應差不多,害我也手忙腳亂起來。
等到兩人都冷靜下來,我們坐在床上聊天,而話題自然還是繞著雜誌的事情,「我還以為小岩不會想看的,畢竟回家就看得到我了。」
「我有時候會有種你離我很遠很遠的感覺,尤其是當你在雜誌上這麼受到青睞,閃閃發光的時候……那和在球場上合作無間的感覺不同,好像獨自被拋在後頭,怎麼樣也追不上你。所以我才想,至少能夠知道你在雜誌上是怎麼樣的,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收集這麼多了。」小岩自嘲般地說。
原來小岩也有這樣低沉的想法,我有點吃驚,不曉得該如何安慰他,又急著想表達自己的心情,便牽起他的手,輕輕舔吻著,「──我說過,小岩的手很厚實,我很喜歡。我想要被這雙手擁抱……」
「停下來……」他小聲說,甚至不敢面向我。小岩的模樣看起來也不是討厭,應該是又害羞吧,所以我沒有放手,直到小岩真的受不了。
「喂、不要再舔了吧……!」小岩反過來抓住我,我還想他是不是真的生氣,可是小岩連耳根子都紅了,還來不及反應,下一秒他便覆上我的唇瓣。
輕吻很快地變得濃重,他的手在我的胸膛遊走,我環著他的頸子往床上倒,大腿隔著布料擦過他的股間,小岩咋了一聲,還皺著眉頭。
「小岩不是答應我,不用再忍耐的嗎?」說完,小岩像是憶起什麼,便再不覺得彆扭。褪去彼此的上衣,他在我的頸窩深吻,留下齒痕和暗紅的痕跡。
小岩起身,抹了一些潤滑劑在身下,拉開我的雙腿,又將我的分身翻開,讓後穴完全顯露出來,我心臟猛一跳,連忙咬住下唇,才不至於出聲。
「痛的話要說喔!」他緩緩深入,順勢壓了上來,接著在我體內收放,本來還擔心會因為間隔太久而無法契合,卻意料之外地自然。
我勾住他的臂膀,喚了小岩的名字,混著斷斷續續的喘息,「一、嗯啊……嗯……」
小岩頓了一下,似乎很驚喜,他撥開我的前髮,問:「還想要讓我做什麼?」
我幾乎無法思考,只下意識地想要索吻,「……吻我。」我說,微微張開唇,他什麼也沒多想便讓吻交織,再是幾次舌吻。
「果然,不能忍受和小岩只是朋友啊……」我有些迷亂,汗水濕了髮梢和臉頰,但笑容很滿足。一切真的很不可思議,我們能一起走到這一步,能像現在這樣做為更加親密的戀人,我真的很幸福。
小岩凝視著我半晌,笑了,「啊啊、我也是。喜歡你。」他說,並與我十指交扣。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