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你是風兒我是沙


盾冬;成人向

美國隊長3電影腦補

20160521歐美翁無料公開內容
















這幾天對巴奇來說就像做了一個美夢。
他見到了史帝夫,像以前那樣聊著不重要的小事,說說笑笑的,他們還一起戰鬥,守護著彼此的背後。






進入冷凍艙的巴奇十分平靜,他已經思考了好久好久,面對史帝夫的時候,甚至還帶著微笑。
巴奇感到安心,因為史帝夫會看著他,決不會讓他再受人利用,成為一個殺人機器。
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國度裡,他們兩人的關係又能像以前那般單純。他是他的巴奇,而他是他的史帝夫。








過去幾百個日子裡,他小心翼翼地將自己藏身起來,靠著打零工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因為社會不可能會接受一個戴著金屬手臂的蘇聯殺手。
他慢慢地想起一些事情,經由一些生活上的線索,或是夜晚的夢,有些是他和史帝夫的回憶,有些是他親手抹殺的一些面孔。然後巴奇會將關於史帝夫的回憶寫在筆記本裡,或是替那些死去的人哀悼。
他孤獨一人,沒有朋友,也沒有任何親近的人,他想過主動去親近人們,而他們一看到金屬手臂就尖叫,那些人們驚恐的表情,和人們對「冬日士兵」的表情沒什麼差別。
「就這樣消失吧,反正他本來就不該存在。」他曾經要結束自己的生命,恍恍惚惚想了好幾天,都沒有進食。但他在街上聽到復仇者聯盟的消息,看到史帝夫在電視上談話,那些話不曉得帶給他多大的勇氣,等巴奇意識過來,他已經在家裡吃東西,不再有尋死的念頭了。
他只有史帝夫,而這的確是他撐過來的唯一原因,儘管距離他好遠好遠,但史帝夫還在這個世界上。
於是他拋棄了自己的名字,只用那個史帝夫慣用的暱稱,「我的名字是巴奇。」
他沒有打算再和史帝夫見面,巴奇想,只要能從新聞上關注他的消息就滿足了。以他的身分,恐怕再也無法待在他身邊吧。






當事件發生後,史帝夫出現在他的套房,巴奇預料到了,他有多麼想見到史帝夫,卻又為了自己的預感成真而掙扎,最後巴奇仍不自主地回到那──只是因為思念。等待史帝夫回頭的那幾秒鐘,長得像是幾十年,而七十年的光陰,對他們來說卻短得如同幾刻,他終於能以巴奇的身分和他說話,而不是冬日士兵,不是敵人。
史帝夫問巴奇是否知道他是誰,「你是史帝夫,我在博物館看過你。」可史帝夫一眼就識破他的謊言,他看了那本筆記本,也知道是巴奇將他從河裡救起。






起初,巴奇想獨自逃走,抗拒著史帝夫的幫忙,可後來史帝夫也成了通緝犯,拋棄了人人愛戴的英雄身分,為了要幫他而成了通緝犯。
巴奇同時也感到高興,因為那個人始終沒有放棄自己。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站在自己身邊。
然而,巴奇也清楚,史帝夫和從前那個他不同了,他有了新的夥伴,新的立場。巴奇有些退卻,還質疑著自己是否值得,也無法全心全意信任他──可史帝夫穿越黑暗接住了巴奇,告訴他,那不是你的錯。





西伯利亞的那晚,他們於小鎮的一間舊旅店住下,也換了乾淨的便衣,斷了機械手臂的神經脈衝使巴奇還不能行動自如,史帝夫攙扶他到床前,自己則上街買了一些簡易醫療器材。
回來時,發現巴奇站在窗前,望著街上的光景發愣,若有所思,史帝夫從後頭環住他,喚了他的名字。巴奇有些意外,知道似乎又被史帝夫猜中心思,巴奇搖搖頭,要史帝夫別安慰他。






史帝夫讀懂巴奇的意思,沉默著,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吻著巴奇的側臉,終於巴奇回過頭來,注視著那雙眼睛──那是他錯過了好幾十年的眼睛──隨後他們接吻。







巴奇趴在床前,史帝夫從後頭緩緩侵入,沿著脊椎吻著,巴奇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緊咬著下唇,直到史帝夫輕咬他的耳垂,在耳際重複他的名字,「巴奇、巴奇。」那聲音巴奇再熟悉不過了,就有如記憶裡那般溫柔。
巴奇的意識流到遠處,想起霍華的臉,他在未來博覽會中表演的模樣,不禁與滿臉是血的他重疊在一起,他又想起東尼憎惡的神情,他想贖罪,卻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否能接受他。巴奇想著,肩膀微微顫抖,無聲慟哭。
史帝夫察覺,讓他翻過身,望著他微笑,說:「待在我身邊,巴奇。」
史帝夫再也不想放巴奇一個人,那次在懸崖上自己沒能拉住巴奇,他不會再錯過第二次機會。
巴奇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的罪孽是可以被原諒的,那句拯救了他,將他從無底的深淵拉回來。
幾次高潮後,史帝夫擁著巴奇入睡,巴奇卻睡不著。





「史帝夫有溫柔的心和堅定的意志,是我完全比不上的,我沒有那樣堅強。」巴奇想,「但這麼多年來,我看著史帝夫完成許多大事,我也該下定決心做一件好事吧,對世界更好的事情。」






於是巴奇提出了回去冷凍艙,隊長也因此找提恰卡國王幫助,幸好國王還願意接應他們。
巴奇很捨不得史帝夫,但史帝夫在自己身邊,他能夠安心進入長眠。因為巴奇相信,史帝夫會再讓他回來,而他張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也會是史帝夫。
巴奇微笑著,彷彿他和史帝夫又回到童年,內心那樣平靜。
我們會再相見的,到時候我們肯定能回到起初那樣。










That little guy from Brooklyn. I was too.
Don’t like to run away from a fight.
I’m following him.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