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Magic of Honest──節錄



來啦!!!!
寒假哈跩本的試閱!!!!!
本篇的內容基本上是以小說第8集的梗40歲跩哥做為基礎
不過別擔心,內容部分還沒看過小說的也可以跟上!主要還是在講小說第7集瑞斗死後的哈跩關係。


CP:哈跩


印調往此
CWT45 哈跩小說本印量調查

台灣同人誌中心
X

一月中就會送印,請把握時間填寫啊

















「哈利波特、要是你不存在就好了!」
跩哥˙馬份已經不是第一次夢見自己殺了哈利˙波特。夢中的自己,見哈利倒地不起,放聲狂笑著,卻無可遏止淚水淌下。他坐起身──那雙人床的另一側如今不再有人──大口大口地喘息。
自從佛地魔死後,他還以為已經解套了──從對哈利強烈的情感中。厭惡、嫉妒、而那情感不盡是負面的,還包括了羨慕和在意。













「哈利波特、要是你不存在就好了!」
跩哥˙馬份已經不是第一次夢見自己殺了哈利˙波特。夢中的自己,見哈利倒地不起,放聲狂笑著,卻無可遏止淚水淌下。他坐起身──那雙人床的另一側如今不再有人──大口大口地喘息。
自從佛地魔死後,他還以為已經解套了──從對哈利強烈的情感中。厭惡、嫉妒、而那情感不盡是負面的,還包括了羨慕和在意。










「哈利波特」對跩哥而言是個從小就耳熟能詳的名字,魔法界所有的人,也包括馬份家族,總是在討論這個名字。哈利對他而言是個傳說,也是個榮耀的象徵。
與哈利同年的他,更被賦予了拉攏哈利的任務,任務卻以失敗告終。從此之後,哈利與跩哥開始了彷彿一切註定般的針鋒相對,這樣的情節因為佛地魔的復活愈加變本加厲。
當整個家族的榮光和保護家人的使命落在跩哥肩上,這是一份太沉重的愛,跩哥故作堅強、勇敢,卻痛苦不已──哈利對跩哥而言,終究不是榮光,而是一個詛咒,這四十年來從未消停。
「哈利波特、要是你不存在就好了!」所以他想,可他又因為哈利的存在而得到救贖,因為哈利是唯一一個了解跩哥的人。










跩哥起身整理儀容,魔杖輕輕一揮,便換好銀灰色的巫師袍,以青色鍛帶將金髮紮起一個好看的馬尾,他用現影術消失之前,還在密室取了一個小巧的黑絨布袋──隨後,現影術將他帶到霍格華茲。
他與哈利、金妮、妙麗、榮恩──這起佛地魔後代事件的關係者──被召來霍格華茲與現任校長麥教授討論,這起會面是非公開的,也因此被要求禁止媒體介入。
這次的討論重點之一是馬份家族的時光機處置與管理的問題,不幸的是,由於方才哈利與跩哥又一言不和開打,哈利發出的咄咄失不慎擊中那個布袋,時光機就在裡頭,所以它的狀態不是很穩定。
「你們的行為舉止……和一年級時我罰四位勞動服務相比有什麼進步嗎?」麥教授感嘆道。
「我想沒有,麥教授。」妙麗答腔道,榮恩則幸災樂禍地笑著,可是突如其來的異狀嚇得他變了臉色。
跩哥面前的時光機開始顫動,他反應明快地將之抱在胸前,退到距離其他人幾呎遠的地方,避免影響範圍波及到他們。哈利和跩哥互相使了一個眼色,最後跩哥消失在「現在」的校長辦公室。










當跩哥再度站穩身子時,他察覺周遭擺設的差異,他環視一圈,離開辦公室想找別的線索,就在此時,和一個人影碰個正著──兩人對視的那一秒,跩哥有種在照鏡子的錯覺。
「是你?」跩哥脫口而出。
那是跩哥˙馬份在霍格華茲的最後一個學年,佛地魔王死後,學生們重回學校,所有課程都重新開始,霍格華茲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它原來的面貌。
而跩哥自然變得孤零零的,大戰時他在食死人陣營這件事人盡皆知,連史萊哲林學院的人都沒人願意搭理他,總是對他嗤之以鼻,在他身後閒言閒語的。
「你有什麼事情嗎,先生?在我們的校長辦公室,尤其是生面孔……不,你長得像馬份家族的人,但我卻沒有見過。」少年跩哥對這陌生人仔細打量,目光充滿不信任。他穿著十分體面,一絲不苟,且跩哥一眼就能看出那長袍的布料是一般巫師家庭無法負擔的高級品。
「你沒見過也是自然的,因為我來自……美國,我曾經隱居。我的名字是亨尼斯˙馬份(Honest)。」於是四十歲的跩哥對年少的自己自稱為「亨尼斯先生」,那只是他靈光一現想到的名字。
「一位住在美國的亨尼斯叔叔……」少年跩哥似乎還未卸下心防,「就算如此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令人意外的是,這陌生人身上沒有什麼危險的氣息,儘管跩哥能感受到黑魔法的痕跡,可不那麼具有威脅性。
「那你呢,這個時間大家都在大堂或戶外吧,你又在這裡做什麼?」亨尼斯尖銳地反問,事實上他很清楚跩哥來這裡的理由。
「那裡太多人了,我不喜歡……這裡比較適合我。」跩哥冷冷地說。
孤獨。那是能從跩哥眼中看到的所有,他渴望孤獨,因為孤獨能讓他安心,能夠讓他做回自己。
「跩哥,你應該要對自己更誠實些,我知道這很殘酷。可你會發現,你擁有的比你想像得更多。」亨尼斯懇切地說──就像是對自己坦言般,他不能告訴跩哥他是誰,未來會遭遇到什麼,所以這是現在唯一能夠送給他的禮物。
「你又知道我什麼了?不過是一個遠房親戚!」跩哥像被碰觸到逆麟般一下子發怒了,而這自然也是被說中心事的緣故。
「馬份!你在這裡做什麼,他又是誰?」哈利的聲音從長廊底出現。
跩哥轉身,就趁這個空檔,亨尼斯施了現影術,卻只是來到空辦公室,避開他們的視線,在這裡依然可以聽見年少的兩人對話。
對話還沒結束,亨尼斯就離開了,這令跩哥有些懊惱,他沉默,深思著亨尼斯話中含意,直到哈利惹人厭的臉占滿跩哥整個視線。「你想幹什麼,波特,不在大堂演說你的正氣師先行功課?我相信大家都會圍觀鼓掌的。」
「咳,如果你再一個人可疑地走來走去,我就要去報告……呃、報告說你……」哈利不得不讚嘆跩哥的口才,他在找自己麻煩時,威脅的話說得如此流利,換做自己可就做不到了。
「你簡直莫名其妙,我想一個人待著也違反校規嗎?就因為大英雄波特看不順眼?」發白的嘴唇因憤怒而顫抖著,他不能明白這個萬眾矚目的焦點究竟有什麼理由要找跩哥˙馬份──這個被全世界遺棄的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很擔心你。」哈利改變態度,嘗試要釋出善意,讓兩人間的氣氛緩和些。
「你只是想看我笑話吧?波特,你肯定覺得我是罪有應得。你要是擔心我就別來煩我,全世界都繞著你轉,我可不願意像他們一樣。」面對哈利,總是讓跩哥更顯得孤立和脆弱,總是想起那些恐懼和威脅。
亨尼斯聽了才了解當時哈利的用意。哈利曾經好幾次用他笨拙的表達方式(模仿小時候的自己找哈利麻煩?這可真是夠睿智的),對他伸出手,卻往往徒勞無功。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