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Sunshine Sunlight Sunbright 【節錄】


CWT46 天菜大廚 亞當/東尼
試閱節錄




印量調查請往此:
CWT46天菜大廚小說(結婚本)新刊印量調查
調查至7/28






















我愛的人就是這個混蛋──東尼在內心詛咒道,他正守在床邊,不時地替高燒的亞當拭去額頭上的汗。
亞當的毒癮發作,神智不清了一整夜,大呼小叫,又把客廳搞成一團糟,終於因為發燒安靜下來,卻在半夢半醒間喚著其他女人的名字。
「該死,我連是哪種毒品的禁斷症狀都弄不清楚了。」東尼看著亞當痛苦,更氣的是自己的無力,自己沒能及時阻止他。
那段時間很難熬,對東尼和亞當都是,亞當好不容易功成名就,在主廚界闖出名聲,可在得到米其林二星級主廚頭銜不久,便染上毒品,加上他長期酗酒的習慣,本來暴躁的脾氣更變本加厲,於是大家與他離得更遠。亞當待在聲色場所的時間更長了,甚至根本不再進廚房,東尼常常親自從夜店、酒吧或是哪個女人的家裡把他拖出來。
亞當也因為染毒欠下巨額的債務,更有甚者,是毒癮發作後的症狀,令人生不如死。這時東尼就會將房間鎖上,僅留下他和亞當,並且悉心照顧他,陪伴他,安慰他。等到症狀退去,東尼定時帶亞當去成癮治療的私人診間,搭配藥物控制,同時還有心理輔導的課程。
只是情況仍不樂觀,起初的禁斷症狀比較短,每次幾個小時就能撐過去,後來發作至少要超過一天才會減緩。就像現在,亞當已經高燒超過一天一夜,還拒絕到醫院去。
「東尼、是東尼嗎……求求你、殺了我吧。」亞當忽地睜開眼睛,他本來想拿自己隨身的刀具,但遍尋不著,一激動,就伴隨著身體抽搐。
「要是殺了你,我也會自殺,我是認真的。」東尼將亞當押回床上,但這話不是威脅,他的確做好了這樣的準備。
「不……我只剩下你了。」亞當搖頭,將東尼抱進懷裡,本是強壯的雙臂,現在虛弱得只剩嬰孩的力氣。
「所以亞當,堅持下去,為了我。」東尼說,他的聲音很輕卻很清楚。
或許東尼才是最痛苦的那個人,全世界都勸東尼放棄亞當,「那個爛人不值得你這麼做。」他們說。每當東尼看著亞當,就會想起人們說的那些話,東尼會質疑自己,卻又一次次地無法拒絕。
儘管亞當是個混蛋,東尼依舊寸步不離,因為要是連他也離開,就再也沒有人還願意陪伴在亞當身邊了。不過那不是東尼愛著亞當的唯一原因。










東尼還記得他們的初遇,那時兩人都還是十九歲的少年,東尼定時到父親經營的飯店實習,為的是做好接班人的準備。東尼很有天分,他也很認真、謹慎,唯一缺點就是缺乏了自信。
一次東尼在飯店的廚房見到亞當,亞當指著他說:「你不該進來這裡。」還以為他是哪個客人的孩子。聞言,東尼只是尷尬地微笑,沒說什麼,是主廚尚盧發現,趕了過來。
尚盧為他們介紹,「東尼,這是亞當‧瓊斯,新來的學徒;亞當,見過東尼‧巴勒迪,這可是我們老闆的公子。」
「你看起來不像老闆的兒子。」亞當直截了當地說。
「噢不,你不能這樣對他說話,」尚盧說,大手用力抓了抓亞當的頭髮,「這囂張的傢伙。」
「不要緊,我不覺得冒犯。」坦白說,東尼習慣了,人們總在暗地形容他「怯弱」、「膽小」,卻沒有人敢像亞當這樣當著他的面直白,比較起來,東尼倒覺得在人背後的中傷更加令人厭惡。
「你還挺明理的。」亞當朝東尼伸出手,笑容很燦爛,不過與他的眼睛比起來,遠不夠迷人。
「你總算說對一句話。」東尼聳聳肩說,聞言,亞當還一臉驚喜,東尼已經握住亞當的手。
尚盧笑著說這小鬼逃家,跑來飯店白吃白喝,還向服務生投訴主餐不好吃,吵著要見主廚,卻沒想到他的建議都是對的。
「那就不要把我趕走,教導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當時他口氣狂妄,卻得了尚盧的心,尚盧接受亞當的提議,還讓他住進飯店。
亞當的傲氣,東尼很喜歡,那正是自己所欠缺的。只是當時東尼還不曉得,亞當和他是如何被命運綁在一起──就算幾經波折,最終還是屬於彼此。










東尼開始接受心理醫生蘿西爾的治療,起初是來自於巴勒迪家族的龐大壓力,而漸漸地,越來越多是關於亞當的話題。
東尼告訴醫生少年時期的事,東尼受到父親栽培,高中和大學都念了一流的名校,東尼的成績也是頂尖的。至於亞當念完義務教育就沒有繼續就學,而在巴勒迪家的飯店廚房當學徒,他既認真又有才能,尚盧非常讚賞,亞當也不負眾望,很快地就在二十二歲時拿到第一顆星的榮譽。
亞當身邊不乏優秀的異性圍繞,不像東尼,顧及家族的聲譽,從來不敢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也不敢對亞當表白他的感情,東尼曾經因此拒絕與人交流,而在私人的社交圈中遭到孤立。當時東尼為了尋求歸屬感,偷偷地去了幾次同志酒吧,他在同類族群中感到安心。
有一次東尼不小心在酒吧待太晚,在街上被幾個同學撞個正著,同學們戲謔地問東尼是不是從同志酒吧出來的,那訕笑、嘲弄的嘴臉,有如利刃般刺進心裡。
忽然,亞當出現擋在東尼面前,「同性戀有什麼不對,像你們這種人才是垃圾!」他說,並拉著東尼離開。
東尼望著亞當盛怒的面龐,頓時再也聽不見其他任何話語,東尼明白,在亞當面前,他可以做回原本的自己。
「聽起來亞當˙瓊斯這個人對你真的很重要,但你應該很清楚,你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吧?就算他成為主廚,地位也永遠不可能和身為出資者的你平等。」蘿西爾醫生說,只是那一貫輕巧的分析口吻,不帶批判。
「我一直對性向感到自卑,就只有亞當根本不在乎,我在他眼中就和一般的人沒有兩樣……他拯救了我。」儘管如此,東尼仍不曾對亞當說過自己有多麼愛他。東尼是亞當的朋友、上司和事業夥伴,而東尼不會輕易跨過這條線。










大學畢業後,東尼被送到美國攻讀商業碩士學位,在美國的這段期間,他不常和亞當聯繫,只斷斷續續地從旁人口中聽聞亞當的消息。
他聽里斯說,尚盧的身體走下坡,他讓亞當代替主廚的位置,亞當不辜負期待,得到米其林二星的頭銜。脾氣卻比以前更加火爆、神經質,從前一起工作的夥伴有些因此走了,而里斯也打算離開到英國發展。
他聽米歇爾說,亞當和尚盧的女兒安開始交往,可依然夜夜到酒館尋歡,常常帶女人回住處,酒不僅越喝越兇,甚至開始吸毒,亞當不管誰的勸阻都不聽,東尼的父親對他很頭痛,可是放眼全歐洲找不到更好的主廚,也只能放任亞當。米歇爾說想試著自己開業,已經找到出資的人,也即將要辭職。
他聽麥斯說,他耍小手段讓好幾家餐廳倒閉歇業,包括米歇爾新開張的餐廳,全法國的餐廳都盯上他,亞當的廚藝幾乎與他誇張的行徑一樣出名。這兩年間什麼都變了,麥斯說,好想念以前的廚房。
後來東尼拿到碩士學位,回到飯店接手經營,情況已經無法收拾,但這是父親的心血,東尼只好苦撐著。有些人看在東尼的面子上留下,但不可否認,飯店的前景堪憂,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東尼再度醒來時,已經是翌日早晨,徹夜照顧毒癮發作而高燒的亞當,他甚至忘記自己是怎麼睡著的,只記得那些夢裡憶起的過去。
東尼起身查看亞當的狀況,他躺在床上,呼吸安穩了些,毒癮的症狀似乎已經退去,惟意識不是很清楚,還喃喃自語的:「我曾經擁有全歐洲最棒的廚房,我的廚房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可是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大家都消失了,我已經想不起來……」亞當哭泣道,「我又變成小時候那樣孤零零的,爸爸把我丟在親戚家,根本沒有人理會我……我是個麻煩對吧?」
「亞當……我需要你,大家都需要你,你擁有的愛比你想像得多更多。」其實東尼最想說的是「我愛你」,但未能說出口,「你累了,睡吧,我就在旁邊。」
東尼溫熱的手心扶上亞當的額頭,亞當閉上眼,因為東尼的話放下心來。就算亞當睡著了,東尼也沒有走開,還守著他的睡臉。
東尼總聽到人們說亞當變了,但東尼覺得一點都沒變。
他一直都沒有長大,我的亞當依舊害怕寂寞、脆弱而倔強──和十幾年前的那個孩子沒有什麼不同。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