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Oh, My Dear Watson.

福爾摩斯X華生
H有
沒有問題請繼續往下



電影版第二集腦補
詳細可參考閃光心得









  他從我面前走過,以新郎打扮挽著另一個女人,洋溢在一片道賀中,他笑著,彷彿緊握世界上所有的幸福──而我也隨他笑了,但我卻感到,他正緩緩自我生命中抽離……

 

 

Oh, My Dear Watson.

2011/12/26

 

 

  約翰˙華生,自從他搬入貝克街的公寓與我合租以來,一直是我的助手、夥伴,我完全地信任他,或者應該說,他是我唯一能夠完全信任的人。
  當他告訴我,要和別的女人步入婚姻時,我只是冷漠不屑地說「恐怕我不能祝福你」,藉以掩飾我的不安。我不敢置信,一向奉理性冷靜為最高宗旨的我,在此時此刻竟被情感淹沒:儘管知道華生永遠都是我最忠誠的搭擋,仍不禁有種被背叛的失落,甚至妒忌搶走華生的那個人。這是一種不加修飾的獨佔慾,恐怕還不足以被稱之為愛情,僅是單純想讓華生屬於自己罷。然而,我看到華生對未婚妻展露的笑容,亂了思緒:那幸福、溫柔,是我未曾在與他相處的時光看到的,我深深被華生的笑靨所吸引,卻又怨恨自己不能親自給予他……

 

 

    Oh, My Dear Watson.──

 

 

     記憶中,我很少看到華生喝成如此爛醉。那是華生結婚的前一晚,我和他到俱樂部,我告訴他我幫他舉辦了一個告別單身派對,可實際上是爲了調查案件,並未向華生說明,我怕明白邀他只會受到拒絕。這是我的任性:在華生結婚前,僅剩的一點寶貴時間,想讓它們都屬於我。
     我和華生都分別經歷了場精彩的冒險,小賭一番、打群架、喝酒,可以說是熱鬧狂歡整夜,當我們夜歸貝克街,華生已是醉得無法行走,身上有些掛彩,嘴邊還肆無忌憚地哼著調,難以和平時的紳士模樣聯想在一起。他在我的攙扶下回到房間,一頭倒在床褥上,卻又掙扎著起身,我替他打理下服裝,正欲離開時,華生拉住我的衣角。

     「別走,福爾摩斯,拉小提琴給我聽。」

 

 

     這並非既有的曲調,而是即興演奏出來的旋律。華生望著我的指尖,又瞥向我,有好一陣子,我們之間沒有對話,只是冥冥之中流動的目光,攫住我的心神,讓我不太能專注,走了音。
     我索性中斷了小提琴,華生意料之外地並無抗議,他垂下眼瞼,起先是與我指腹相觸,再是唇瓣湊近指頭,落下細碎的吻。我詫異地縮回手,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才真正看清楚華生的臉龐──水靈的灰綠眸子率直地盯著我瞧,挺立的鼻樑橫越中央,勾起完美的形狀,鬍鬚整理得相當清潔,小巧精緻的唇瓣被藏在下頭,容貌說是俊美,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神韻。華生主動索吻,我的身體沉溺於白蘭地的香氣,但那刺激卻又使我的理智奮起,拒絕了他。「不、不,華生。我不是那個女人。」我說著,邊退後幾步,僅剩不多的理性搖搖欲墜,華生向前,讓額頭靠在我的肩上,用極為甜美的聲音耳語:「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誰。」
     華生肯定是醉了吧。
     我將背脊靠在床邊,面朝我的華生成跪姿,光潔的身軀一覽無遺,透著月色般的皎潔,我的眼神竟無法離開一吋。華生深邃的瞳彷彿望穿了我,他繾綣一笑,幾乎要觸及我的鼻尖,他的掌心捧起我的下顎,激情的舌吻引得華生的面頰泛著嫣紅,他自行用食指開拓後穴,與我交合,像是耐著疼痛,卻積極地迎合我的起伏,我的交感神經隨之張揚。膝蓋弓起,令華生自然地落入我的懷中,他的肌膚在我的碰觸下曖昧地輕顫,幾聲悶哼呼應,汗珠浸濕了他的髮梢。他雙臂繞過我的頸間,在我耳際喃喃親吻著,時而是魅惑的低吟,時而喚著我的名字。這麼多年來,華生還是第一次將我的名字叫得如此動人。
     月亮換了角度照進窗子,照在華生熟睡的臉上,渾身酒氣。我凝視他的睡顏,腦海中回憶的還是他方才的媚態,遲遲無法睡去。

 

 

    Oh, My Dear Watson.

    You know that how much I love you…….

 

 

     華生的新郎打扮十分得體,不過我駕著馬車送他到會場時,他裹著毛毯睡得相當安穩。
     早晨我喚醒他時,華生直抱怨腰不舒服,說應該是打架傷到的,面對我沒有任何不對勁,似乎已經忘記昨晚的事,當然,我也避免提起,那種酒後的胡鬧行為,對於華生,不是什麼好回憶。
  對華生而言,他的幸福就是與一個好女人共組家庭,而我無疑是個麻煩。
     我目送華生接受眾人的歡呼與祝福,我想,和我在一起只會成天面臨危險,這樣的結局對他來說是最好的,對我們來說也是最好的。

 

 

     經過數年,在華生妻子過世之後,我發了一封電報給他,沒多久,華生搬回貝克街221B座,與我同住。

 


 
    Oh, My Dear Watson.

     You know that how much I love you……. I love you so much, always.

 

 

    Oh, My Dear Holmes.

    Actually, I never forget that night……













































Fin.
2011/12/28








後話


電報的內容是這樣的
『我親愛的華生:
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華生
你最忠誠的 夏洛克˙福爾摩斯』
大概全世界只有華生看得懂這封信是想幹嘛。





後記


もす!這裡是月牙。這篇欺負福爾摩斯欺負得很開心,誰叫他電影裡面都欺負華生。這一切都是被電影閃到腦子壞了才會在期末考前寫這篇突發文,大家全都花錢進去眼睛痛的。和阿牛討論梗討論得很開心於是就有這篇的誕生,只是時隔將近半年沒寫文,一寫就是十八禁,讓我的心臟有點爆血,華生醫生快來幫我看看。最近溺愛福華(尤其是華生),裘裘是我新歡。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