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Paladiknight



節錄,試閱性質
預訂請往上一篇文章有詳細資訊

CP雷酷
非清水也非R18











Paladiknight

節錄



















     ──雷歐力在一片荒野奔跑著,天是一片不祥的暗紅色,經過寥寥幾棵樹,到達人類的村莊,撲鼻而來的不是綠草香,也不是農作物的香味,而是濃煞刺鼻的血腥味,參雜著焦味和惡臭。雷歐力看到了那八隻腳的怪物,正在啃食人類的屍骨,那怪物……模樣是蜘蛛,卻又比人類要來得龐大,輕而易舉地就能撂倒人類,怎麼反抗也沒有用,雷歐力想幫助他們,但卻無法碰到蜘蛛的身體,就像他根本不在那裡,只是目睹這一切。那些人們的眼睛,在情緒亢奮時,是烈焰的紅色。紅火睛,那是酷拉皮卡同胞的眼睛。忽地,雷歐力看到酷拉皮卡從眼前跑過,有幾隻大蜘蛛正追著他,雷歐力著急了,快步跟了過去,抓了幾個石頭攻擊沒用,也碰不到蜘蛛,他只能喊著「酷拉皮卡!快跑!」然後眼睜睜看著酷拉皮卡被追上。就在蜘蛛的足觸及酷拉皮卡的那一刻──雷歐力醒來了。




















   
額頭上冒著冷汗,眼角還帶點淚水,這個夢境彷彿預知什麼似的,讓雷歐力不得不胡思亂想。一個衝動,雷歐力到二樓的客房去,只是想見見酷拉皮卡,看到他沒事的模樣,讓心情平復些。酷拉皮卡他還沒睡,正坐在床上看書,雷歐力什麼也沒想就跪在床邊,伸手抱住了他,說:「不要問,讓像我這樣抱一下就好。」

    酷拉皮卡對雷歐力的舉動自然有些驚訝,但他也沒推開,只是把書放下,沉默著,安撫似地把手放在雷歐力肩上。雷歐力爬上床沿,輕輕攫住他的唇,他笑著說:「雷歐力,鬍子弄得我很癢啦!」雷歐力沒有跟著笑,反而是定住眼神凝視酷拉皮卡,因為酷拉皮卡的笑又勾起方才的夢境。酷拉皮卡閉上眼睛,竟是主動吻了雷歐力──後來雷歐力用了一個夜晚來回應那個吻。

    「雷歐力,你知道窟盧塔族的祈禱文嗎?」酷拉皮卡光裸著身子坐在床沿,望窗外的星辰,一會,酷拉皮卡搖了搖身後平躺的雷歐力,他還把雙手背在後腦勺。

    「祈禱文?是向神祈禱嗎?」

    「不完全是,向祖靈祈禱、向天地祈禱、向花草樹木祈禱,一切自然的事物,對我們窟盧塔族都有神聖的意義,因為那是祖先一直以來賴以生存的。」

    「那是怎麼樣的祈禱文?」

    「嗯,我念給你聽……天上太陽,地上綠樹,我們的身體在大地誕生,我們的靈魂來自於天上……」

    酷拉皮卡悠然念著,是自己有記憶以來便能朗朗上口的祈禱文,這幾年來他雖然少念了,卻無時不惦記著。那聲音像是詠嘆,有著詩情畫意的美,又隱隱透著一些鬱抑,雷歐力彷若從酷拉皮卡字句之間,瞥見窟廬塔故鄉的美景,茵茵綠草,牛羊在其間歇息,河水潺潺,孩子在河岸遊戲,風一吹,整片的草原隨著擺動──這樣的景色,何以變成雷歐力夢中所見的慘況呢……

    酷拉皮卡反覆念了幾回,像搖籃曲似的,雷歐力不知何時便又睡著了,安穩地。

 






























 

          天上太陽  地上綠樹

    們的身體在大地誕生

    我們的靈魂來自於天上

    陽光及月光照耀我們的四肢

    綠地滋潤我們的身體

    將此身交與吹過大地的風

    感謝上天賜奇蹟與窟廬塔土地

    願我們的心靈能永保安康

    我願能與所有同胞分享喜樂

    願能與他們分擔悲傷

    請您永遠讚美窟廬塔族的人民

    讓我們以紅色的火紅眼為証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