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Semper Fidelis

Fate/Zero
CP:槍教授 Lancer X Kayneth
清水向,真的很清水
只是我的怨念補完














Semper Fidelis
2012/7/26

※1.2是獨立的兩個路線






















1.To Lancer.



本來屬於自己的英靈不是他。肯尼斯對Lancer一直有這種感覺,他只不過是個替代品,別人拿剩的爛貨。那個英靈的過去多麼的不光彩──被自己君主的女人誘惑,接著和她私奔──肯尼斯很忌諱這件事,該不會哪天心愛的索拉烏也會被他所迷惑吧。


大概也因為這點,Lancer不論做了甚麼事情,肯尼斯總是看不順眼,他總用高傲、羞辱的口氣對他說話,他認為這是他應得的。可是Lancer卻不反抗,就算自己用令咒命令他做不願意做的事情,Lancer對他這個主人仍是沒有怨言。一開始肯尼斯不以為意,他認為這是做為僕人的基本。


當肯尼斯被衛宮切嗣逼到絕路,斷絕所有魔術迴路,就此變成一個廢人時,Lancer還是以尊崇的態度對待自己,肯尼斯他才感到迷惑。肯尼斯覺得失去魔術能力的自己、甚至是只能以輪椅代步的自己,已經不配當他的主人,更何況令咒已經在索拉烏身上,肯尼斯至多只能算是上一任的主人。縱使迷惑,肯尼斯也只猜想八成是Lancer的罪惡感造成,並不多問。


肯尼斯想用Lancer的性命交換索拉烏的性命,天真的以為衛宮切嗣會就此放過他們,但是沒有,自己也在衛宮切嗣的命令之下,在短短幾秒間結束生命。他在生命結束前一刻,目睹的Lancer的神情,那是充滿惡意的、憤恨的眼神,眼角流下的不是淚水而是鮮血。肯尼斯想,那大概也是怨恨著他,他幾乎沒有對Lancer說過一句褒獎或溫柔的話語,最後的命令還是要他自盡。被Lancer怨恨也是應該的。到死之後才有些後悔,肯尼斯不禁覺得可笑。


這是一種靈魂的意識,肯尼斯不再感到身體笨重,他走在充滿霧氣的清澈水道間,周遭是蔓延無盡的水草。他知道自己已死,子彈射穿內臟的霎那他能清楚感覺到。


索拉烏不見了,死前自己明明抱著他的。肯尼斯在這片白茫間尋找索拉烏的身影,後來只看見Lancer單膝下跪候著他。Lancer告訴肯尼斯,索拉烏曾經來找自己,但自己已經拒絕他了,現在索拉烏離開,不曉得去處。


為什麼索拉烏不來找我!為什麼會去找Lancer!不……索拉烏她還是愛我的,只是一時被Lancer迷惑而已!所以一切都是那個英靈的錯,是那個英靈誘惑了我所愛的索拉烏啊!肯尼斯這樣想,可他也明白這是自欺欺人,Lancer並沒有做錯什麼,索拉烏他變心了,肯尼斯只是不願承認。


「你這下賤的……!」肯尼斯罵道,他打算一巴掌招呼過去,可是Lancer沒有絲毫抵抗,反而讓肯尼斯停下動作。「你為什麼不躲開!我已經不是你的主人了吧!」


我沒有令咒,甚至都已經死了,對我來說聖杯戰爭已經結束,我和英靈自然就沒有主從之間的關係了。


「不,肯尼斯殿下,您還是我的主人。沒有將索拉烏殿下帶來給您是我的錯,您處罰我是對的。」Lancer的眼神相當清澈,讓肯尼斯看不出他自盡前的恨意,這個眼神讓肯尼斯想起剛召喚Lancer時,他第一次稱自己為主人的眼神。


「為什麼你還願意把我當作主人?你不是很恨嗎?恨所有的人,一定也很恨我吧!」
我只會羞辱你、責怪你、命令你做不願意的事情,甚至還自作主張犧牲你的生命,像我這麼差勁的人,根本不夠資格當你的主人啊!


「是的,我是很恨。我恨您不讓我有和Saber光明正大勝負的機會。但我看到您抱著下落不明的索拉烏殿下,可能是有逼不得已的狀況,讓您不得不抉擇,我想是衛宮切嗣那男人搞鬼。而且我無法保護您,讓您和索拉烏殿下都死在那人手上,沒有保護我的主人,我沒有盡到我的責任。」


肯尼斯稍微有些理解Lancer──或稱作迪魯的那個人的追求,為什麼他就算消失了,就算主人也死了,也要回到主人身邊。那是很單純、無瑕的想法──「忠君」,對自己效忠就是他的願望。這個英靈是為了肯尼斯這個人參加聖杯戰爭的,所以就算死了,迪魯沒有忘記他所追求的,他又回到自己身邊。


但已經不要緊了,聖杯戰爭結束了,我不需要英靈了。


「迪魯,你走吧。回到你的時代去也好,我不是你的主人了。」


「為什麼!主人,我知道我做得不夠好,我不是稱職的部下,我沒辦法讓主人滿意,但是請不要趕我走好嗎?我不知道該回去哪裡,那個時代已經容不下我了……」


「我也不知道該往哪去……索拉烏也不再愛我了……」


「肯尼斯殿下,請允許我陪伴您吧。雖然我也不知道目的地,但請允許我陪伴您,請您完成我最後的願望。」眼前這個英靈牽起自己的手,至唇邊印下一吻,對著自己立誓。


這個肯尼斯沒有承認過的英靈,現在信誓旦旦地說要陪伴他。


肯尼斯一直認為迪魯不是自己的英靈,沒有給予他相當的尊重,然而,迪魯卻從頭到尾都認定是自己是主人。就算自己失去令咒、失去生命,肯尼斯還是他的主人,因為他從被召喚到現世的當下,見到的主人只有肯尼斯,如同初生的嬰兒一般。肯尼斯是迪魯下定決心,再次以忠誠對待的主人,一心想要彌補他生命的虧欠。這個英靈是為了自己參加聖杯戰爭,但是他對聖杯的願望,此刻還沒有結束,或者說不需要聖杯,自己就能實現他的願望。Lancer他心中從頭到尾都只有肯尼斯,為肯尼斯而戰。


肯尼斯終於明瞭,當時的陰錯陽差導致與Lancer的相遇,一切都緣由聖杯的指引──又或者說是命運。跪在面前對自己忠貞不二的英靈,的的確確是屬於我的。


肯尼斯抽出手,轉過身去,為的是不讓迪魯發覺自己的眼淚,他用一貫冷漠而清晰的聲音下令:「Lancer,我命令你,從現在起陪伴我,片刻不離。」

























2.To Kayneth.



Lancer自盡前釋出的恨意,是對所有人的恨意,他認為自己被所有人背叛。那高潔的騎士精神,此刻被扭曲得醜惡不堪,正如同他惡鬼般的臉。詛咒、詛咒所有人。


猶記他被肯尼斯殿下召喚出來時,在他面前的是傲然凜人的君主,Lancer被賦予崇高的使命,那一刻無上的榮耀又在心中重現,他有多麼感激、敬愛肯尼斯殿下,那是難以言喻的。他曾經覺得,在他死前所受的恥辱都因為重新被任命而消散。


Lancer他僅是希望再次證明自己的忠誠。那就是他追求聖杯的理由。至於為什麼能夠和肯尼斯殿下的願望相合致,而成為他的英靈,Lancer並不曉得。他只曉得自己因為肯尼斯殿下而現世,我就要成為他的槍,成為他參加聖杯戰爭的武器。


肯尼斯對他的過去不是很諒解,在索拉烏逾矩的表示下,Lancer也能理解肯尼斯為什麼時常針對這件事情冷嘲熱諷。他認為自己只要忍耐,以行為來表達對肯尼斯殿下的一心一意,肯尼斯殿下總有一天會能理解。


後來肯尼斯殿下受了重傷,重到不能行走、不能使用魔術,他的令咒轉移到索拉烏身上,那不是Lancer認定的主人,他也不能感應到索拉烏的存在。Lancer會聽索拉烏的命令,是肯尼斯下令。


Lancer慶幸他的主人並沒有放棄他對聖杯的追求,慶幸他的主人沒有喪失他的自尊,可從這之後,主人的脾氣更加易怒、反覆。大概就是因為肯尼斯殿下沒有喪失他的自尊,才會以更高傲的態度示人,掩蓋他的不足之處。身為他的英靈,Lancer自然沒有怪罪他,而是思考如何再讓主人回到過去的光采,Lancer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幫助主人拿到聖杯。


身為英靈的他終於發覺他和主人相似的地方,肯尼斯殿下正直、單純、不投機取巧,他嚮往以魔術光明正大一決勝負,和自己遵從的騎士之道相近。如果是那位主人的話,他應該能夠理解自己的。


Lancer並沒有以他期望的方式打贏戰爭。那種了結方式對他而言,幾近屈辱,比真實感受的痛苦更加難熬,他聲嘶力竭地表達對世上一切的不滿,這也包括了他的君主。Lancer瞥見肯尼斯殿下抱著失蹤的索拉烏殿下,他恍然大悟主人是以自己的性命為交換,而賜給他如此難堪的完結。


我明明如此深愛著那位主人,我明明還願意為了那位主人戰鬥啊!


Lancer恨肯尼斯殿下賤踏了自己的心意,賤踏了自己的忠誠,自己到最後不過是一個犧牲品而已。Lancer也恨他為什麼不能理解自己的生存方式,理解自己的信條。他再也無法完成那個願望了吧──我只是想以這雙手立誓,我要對肯尼斯殿下效忠,現在卻是肯尼斯殿下賜給我的絕望。


Lancer覺得被全世界所背叛。令他最痛心的,是他最愛的主人也不能理解他、支持他、相信他,甚至利用了他。


大概就是因為我是如此地愛他,才更深切地感到背叛的痛。痛著,卻又放不下他。他惦記那最後一眼裡的肯尼斯殿下,無神、無助的目光,他知道主人也隨後離開了人世,自責無法保護他,擔憂他何去何從。


他仍徘徊於無盡的恨意中,Lancer的意識回溯到屬於他的時間,再次受到瀕死前火刑的折磨,眼前的人們目光不帶一點善意,如針似地刺進心裡,火就要爬到自己身上,他能感到難以忍耐的熱度往上竄,卻一點距離也逃不了──這個地獄,自己不過是再體驗一遍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Lancer痛心地笑了,像是撕裂喉嚨般沙啞,沒有人可以拯救自己,神已經放棄自己了。


我難道真的就這麼罪該萬死嗎?


名為迪魯的英靈問著。如果真的這麼罪該萬死,那神為什麼要給我機會和肯尼斯殿下相遇?為什麼要讓我重返榮耀又狠狠地剝奪?


絕望之餘,Lancer垂下眼瞼,須臾,他感到底下的火焰不再那麼灼熱。睜開眼,Lancer竟瞥見肯尼斯殿下佇立於人群以外,而自己的周圍是月靈髓液保護著──月靈髓液,那是屬於主人的魔法。群眾開始驚慌、憤怒,因為月靈髓液發揮功能,那些槍、劍無法碰到Lancer,再由肯尼斯一下令,那銀白色的不規則體攻擊圍觀的人們,人們恐懼著魔法師的力量,都落荒而逃了。燃燒的火焰在肯尼斯的魔術下,很快就全滅,他將Lancer四肢的繩子割斷,令其重獲自由。


Lancer望著肯尼斯殿下,他的笑容充滿自信,因為魔術都回到他的身上,而更令他詫異的是,肯尼斯殿下會在這兒,將自己從噩夢救出。


可能是自己對肯尼斯殿下的感情太過強烈,才會牽引他死後的靈魂也來到自己原本的時間。Lancer也說不上來什麼邏輯,只是一種感應。不論如何,這是肯尼斯殿下回應自己的呼喚啊。


那時,他流下的是透明的淚水。


「這樣我就不虧欠你了。」肯尼斯說,他的口氣溫和許多,只是這樣的話語令Lancer不安,想要斷絕什麼關係似的。


「主人,肯尼斯殿下?」


「接下來就隨你高興去哪吧。」肯尼斯轉頭要走,Lancer卻仍隨著他,肯尼斯以不解的眼神瞅著。


「我希望能跟在主人身邊。」Lancer景仰地說,「我不在乎令咒或是聖杯戰爭,我只在乎主人您。」


「奇怪的傢伙。」肯尼斯笑了,他不再拒絕Lancer走在自己身後。


每個英靈為何追逐聖杯,Lancer不是很能理解,至於他,只要能為了守護肯尼斯殿下而戰──就能無所畏懼。


而Lancer那唯一的願望……原來早已實現。






























後話
※Lancer公主抱肯尼斯


「你擅自做什麼!快放我下來!誰、誰允許你這樣做了!區區一個英靈竟然敢……!」(炸毛)
果然牡羊座的還是要炸毛一下。

















後記


為什麼會寫了這篇文,到現在我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因為這對主從我一直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肯尼斯是個正大光明自尊高又純情的傻小孩。
但是看到他們死的時候我哭得很慘。而且劇情我早就知道了我還是哭了。大概可以歸咎於作畫太好和綠川光太強吧,總之我就被打到。
我覺得LANCER那位正妹找綠川光來配音真的是畫龍點睛神來一筆,絕對很魅惑。
對他們的遺憾大概也是肯尼斯雖然很溫柔但是溫柔從來不用在LANCER上,而且LANCER這麼愛肯尼斯,然後肯尼斯一直愛著那個●女人。
所以我才寫了這個補完,一點點也好,肯尼斯能夠稍微對LANCER好一點,能夠注意他為自己做的事情和對自己的心情。
「身為英靈的他終於發覺他和主人相似的地方,肯尼斯殿下正直、單純、不投機取巧,他嚮往以魔術光明正大一決勝負,和自己遵從的騎士之道相近。如果是那位主人的話,他應該能夠理解自己的。」裡面的這句話,很深切地表達了我覺得肯尼斯和槍兵的相似之處,其實他們這主從不像閃閃或SABER和他們主人差異這麼大,他們單純、正大光明、不耍心機的地方真的很像。這也是我一直覺得韋伯同學真是偷得好,LANCER的個性真的更適合當肯尼斯的英靈,如果是RIDER的話,他和肯尼斯的自尊都這麼強,意見不合一定會吵起來,RIDER現在當韋伯的英靈反而都是RIDER在指揮非常剛好。
然後兩篇是不同的路線,但結構和結局有點像。一篇比較疼肯尼斯,一篇比較疼LANCER。
第一篇的私心在希望LANCER可以拒絕索拉烏,肯尼斯也落空,LANCER和肯尼斯可以在一起。照理說LANCER也是恨肯尼斯的,理由絕對還有更多,這邊我也去看原作小說了,但因為對肯尼斯溫柔不全部寫出來,這裡我是想著LANCER對肯尼斯有所隱瞞。
第二篇還是讓LANCER回到他的時代了,很殘酷,但又讓肯尼斯來救他,而且讓肯尼斯恢復魔術能力,說到這個我超想哭的,水銀超可愛的啊啊啊(不對吧)!但是前面提到的LANCER恨肯尼斯的點這裡都有寫出來。
這兩篇的結局都有點讓他們主從再從新開始,第一篇是在死後的世界,第二篇是在LANCER的時代。然後沒有索拉烏喔耶斯!
關於標題Semper Fidelis是拉丁語的「永遠忠誠」!我不諱言是在同人本上看到的知識!
總之肯尼斯好可愛啊啊啊啊啊!肯尼斯LOVE啦!快嫁給我啦!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