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主與從者其之一 節錄

雖然我還沒寫完但還是來貼了,我想大家給我一點回饋我可能會寫起來更順
目前大概快兩萬字 ,這邊貼出來大概七千多,全部目前估兩萬五吧
至於為什麼會叫其之一,因為主與從者的架空系列會有兩篇,另一篇叫其之二,其之二設定好了還沒動筆,先說一下主從關係會顛倒



CP:神兄弟 Thor/Loki
維多利亞時期架空 19C末
R18

















1
他從那扇窗戶往下看的眼神,Thor的印象特別深刻。
高傲、冷漠,像是對世間上的一切不感興趣,是一雙參不透情感的蒼綠色眼睛。


「Loki!你好嗎?久違的見面!」Thor堂而皇之地走進老闆的書房,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得意說:「我這次給你帶回來不少寶物。你知道,就是很難得見到的東西。」
「不好。無禮的傢伙,誰准你直接喊我名字的。」Loki的眼睛沒有離開過書上,他的話語雖說是指責,可完全不是動怒的口氣,倒像是調侃。
「你是說過我得喊你老爺,但你也說過那是有別人在的時候。」Thor不知何時搭上Loki的椅背,審視著他似笑非笑的側臉。
「一切還順利吧。辛苦你了。」Loki闔上書,指尖拂過Thor的鬢角,接著Thor自然接過Loki的手,於手背上印上一吻,滿是笑意。
「嗯。我回來了。」










2
八年之前,Thor是名雇傭兵,沒有固定的聽命對象,誰付錢,替誰做事,就只是這樣。他沒有考慮過什麼是忠誠,真要說對什麼忠誠,那也只有金錢而已,說來很實際也很膚淺,Thor那個男人並不在意。
傭兵生涯的最後一次委託,是要殺掉一名姓Jotunheim的伯爵,Thor覺得很奇怪,一位伯爵怎麼會與人惹來足以殺身的過節,但基於職業,並不多問,委託人將Jotunheim伯爵居住的地點告知外,只說了一個黑髮的特徵,不過這也足夠,大英帝國裡黑髮的人不多見。Thor在實際動身前,在Jotunheim伯爵宅邸附近潛了一陣子,為了要調查伯爵出入的情況,挑個妥當的時機下手。伯爵在每個禮拜四的晚上都會去郊外的一幢房子,那房子比伯爵的宅邸小多了。伯爵的馬車會經過一個綠蔭道,那在晚上會變得十分陰暗且容易躲藏,Thor打算躲在那伺機行動。Thor沒有看過Jotunheim伯爵的正臉,只是在遠處監視時看到他的身影和往後梳的黑髮,Thor猜他一定是個滿嘴鬍子的伯爵──更何況都要殺他了,沒必要特地注意他的長像。
決定動手的那一個周四,Thor確定伯爵的馬車已經出宅邸,他尾隨在後,在綠蔭道裡藏著,並等到伯爵的馬車天黑回程時再襲擊。Thor拿著左輪手槍,備了一把短刀,靜候太陽西落,過了幾個鐘點,Thor等到伯爵的馬車從另一端駛來。馬車經過,Thor抓準時機離開藏身處,猛然跳上馬車,把馬車門拆了,用左輪瞄準那位伯爵的額頭,在月光照進馬車的頃刻,Thor終於真正看到伯爵的正臉:伯爵他的臉龐相當端正、乾淨,白亮的膚色和黑髮是強烈對比,寶石般的綠色眼睛像是沒有熱度,唇邊是一抹冷笑,那笑容完全無法看出他現在正被槍瞄著。Thor稍一怔,還沒扣下版機,馬車緊急煞住,Thor重心不穩跌在伯爵身上,前頭的馬伕和隨從迅速制住了他,並搶過他的左輪、搜出小刀。於是Thor被帶回Jotunheim伯爵府邸。


「那根本都稱得上是一見鍾情了,當然是自己單方面的。」Thor被綁在地窖時心裡這麼想,無聊就回憶一下伯爵的臉,還挺享受的。地窖裡老實說分不太清楚是白天還晚上,Thor雙手背到身後綁緊,趴伏在木板上,兩天沒進食,只有在脖子可及的範圍放了一盆水,大致有那些水就死不了,但沒吃東西還是難受。「還不知道伯爵的名字,真可惜。但至少我有吃到點豆腐。」想到沒東西吃又心酸,Thor決定想點快樂的事情,例如伯爵。
「我不會逼你說是誰派你來殺我的,我猜你也不知道,而且我心裡也已經有底了。」再次見面時,伯爵這麼告訴Thor。
地窖門突然被打開,光線刺眼得Thor一瞬間有看到天堂的錯覺,Thor被帶出來,丟在伯爵跟前,繩子還沒解開,他身體和在地窖的姿勢沒有兩樣,差別只是這裡下頭是軟軟的地毯。
「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有人想殺你。」
「因為我做的生意不是很能見光,難免會得罪一些人。」
「走私嗎?喂,你就這麼簡單告訴我這些事啊!」
「因為有趣吧。雖然你想殺我,我卻不覺得你討厭。把你留下來也不壞。」
「把殺你的人留在身邊,真是個怪人。」
「說吧,你的名字是什麼?」
「想聽的話靠近一點啊。」
伯爵順著他的意思蹲低身子,Thor說還要再低點,伯爵便索性把Thor的領子抓起來,讓他半跪著。
「這樣好多了。聽清楚了……」Thor把臉湊近,在伯爵唇上吻了一口,「我的名字是Thor,記好。」
伯爵挑了下眉間,隨即取出手帕用力抹了嘴唇,手帕信手丟在一旁,再示意吩咐手下再把Thor丟進地窖。地窖門關起來之前,Thor還不放棄地大喊,「你還沒告訴我名字!」
那個吻,代價是地窖假期三天。三天後,Thor再被放出來時,便正式成為他的手下。












3
「想知道名字的話,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告訴你。」三天後,Thor從地窖被放出來,伯爵如此對他說。
當然,伯爵的名字Thor可以自己去打聽,但還是聽伯爵親口說會比較有意思,也比較有成就感。
「什麼事情?」Thor有不好的預感,八成不是什麼便宜的事情。
「明天晚上劇院有公演,那位男中音我很喜歡。要不要跟我約會?」伯爵丟出雅爾瓦多劇院的包廂票兩張。
「約會完你就肯告訴我名字?」Thor樂得牙齒都露出來了。
「一定,」眼看Thor要走,伯爵補上一句,「別忘了把你的左輪帶去。」接著把Thor的左輪手槍放在桌上。
「……」果然是自己太天真了。


Thor和伯爵一同來到雅爾瓦多劇院,一下馬車果然接待的小童只跟伯爵行禮,完全就把Thor當成伯爵的侍從──Thor也不意外就是,畢竟他還是只穿著那套廉價西裝褲和白襯衫,繫了一條吊帶,而伯爵是全白的三件式西裝和白色領結,倫敦名店訂做。伯爵似乎是劇院的熟面孔,小童招待得可殷切,Thor第一次看見伯爵冷笑之外的笑容,要形容的話,就是紳士的優雅,相當切合伯爵的身分,可那笑容不怎麼真心就是。進包廂之前,小童說僕役可以留在外頭就好,伯爵應道「這位並不是我的僕役,是我的客人。」
包廂裡面除了伯爵和Thor,還有另外一個人,褐髮、肥胖微禿,他看到伯爵進包廂時大驚失色,以Thor的直覺,已能查覺到一些不對勁。
「伯、伯爵,您怎麼?」
「我怎麼還沒死麼?真是感謝您的問候。」
這位就是雇用我要殺伯爵的人!Thor腦海中閃過這個答案,伯爵使了眼色,Thor眼明手快地把那個人抓住,兩下重擊使他雙腿無法走路,只能攤坐在地。
「您雇的人失手了,正巧現在還變成我的人。」伯爵從Thor懷中拿出左輪手槍,輕輕微笑了下,抵住對方的眉心。Thor心裡想,明明是同一把槍,由伯爵來拿竟然會好看得多。
「伯爵,是誤會、誤會啊!救命、救命!」
對方連忙求饒,但是也不敢大肆張揚,伯爵充耳不聞,「戲已經開始了,如果不大聲點,您的聲音可沒人聽見。」
「晚安。」扣下板機的那刻伯爵如此說道,緩慢卻毫不遲疑,那聲晚安幾乎要比舞台上的歌聲更加迷人。
子彈貫穿腦門,血液往後像蜘蛛網般濺了開來,沒髒了伯爵的純白西裝,伯爵用手帕擦拭左輪,再把它交還給Thor。
「坐下來看戲吧。」伯爵提議道,他的眼神如此自在,如同剛剛殺的只是隻螞蟻。
槍聲引來不小騷動,警察隨即趕到,地上軟倒的屍體和靜坐的二人是強烈對比,帶頭的探長向伯爵致意,「伯爵,您受到驚嚇了,請讓我們處理吧。」
Thor聞言嗤笑出聲,由於是生面孔,穿著又不是上流階級的人,引來探長的注意,便向伯爵問道「這位是……?」
「我們是碰巧同一個包廂的。」
這回答讓Thor激動地跳了起來「你剛剛說我是你的客人吧!而且我們明明更早之前就認識了!」
「哦,既然你說我們認識,那你一定知道我的名字吧。」
「……」又被伯爵擺了一道。
探長令下,其他警察紛紛架住Thor,好巧不巧搜出一把左輪手槍,裡頭的子彈和屍體致死的彈孔符合,「報告!」
「伯爵,您有目擊這個人開槍嗎?」
「不,我不能說。」伯爵有幾分驚恐的神色(當然是他裝出來的),瞄了Thor一眼,再回到探長的視線上,暗示如果說了會遭遇兇手報復。
「那我理解了。把他帶走!」
「喂!那個誰!快救我啊!」Thor被一群警察連拖帶拉地帶走,邊掙扎邊求救。
伯爵應該沒有這麼無情吧,好歹現在我是他的手下,就算替他頂罪,也不會完全不管我吧!
「是Loki。」伯爵邊替雪茄點火,若無其事地說出他的名字。
「啊、Loki快救我!」Thor一會才意識到這是伯爵名字的這點,「Loki啊,你的名字叫Loki啊!我終於知道了!哈哈哈哈!」
「想到的話,我會去蘇格蘭場看你的。」他看到Thor的最後一眼,那個人還在為了得知伯爵的名字而逕自陶醉,警察們也不懂究竟發生什麼事,還是執行公務要緊。
過了一陣子,那位名為Loki Jotunheim的伯爵親自到蘇格蘭場,把Thor保釋出來,花了不少錢。還聽監獄的差役說Thor整天沒事就在喃喃自語,隱約聽到「Loki」什麼的。












4
馬車駛至碼頭旁,來往有漁人、船工、水手、旅客、小販等等,一端是熱鬧的市鎮,另一端是灰濛的海洋,天空飄著小雨,空氣混雜著海風的味道和魚的腥臭。
Loki和Thor下了馬車,吩咐馬伕稍等,俄頃便有幾個穿著體面的人來招呼,十分恭敬,Thor想那些應該是Loki安排在碼頭的管理人,Loki禮貌地頷首,交談幾句,那些人便離開。
「我要他們別管閒事。由我帶你去就好。」Loki低聲告訴Thor。
出發之前,Loki把Thor叫到書房來,說「我想你得了解你的工作內容。跟我走吧。」並命人備了馬車,除了他們兩人外,只有馬伕也去。Thor在車上問要去哪裡,Loki笑答道,「只是去看我的幾艘小船。」
在船運公司的另一頭,停靠的是私人的遠洋蒸汽船,其中六艘的顏色及外型類似,船身是黑底紅邊,船上則是明亮的白,六艘大船一字排開,相當壯觀,Thor得抬頭才有辦法看到船的頂端。那些船只有船頭的字不一樣,另外其中有一艘的裝飾特別氣派,稍微比其他船大些,船頭寫的是「Victoria」。那艘船是船隊中帶頭的船。
這哪裡是小船……不知道能載多少人和貨物。我還以為他只是房子大而已,原來Loki他遠比我想像中有錢多了,光是這六艘船就值多少錢,更遑論是靠那些船帶回來的利益。
「Victoria勝利女神號,以後這艘船就交給你負責了。」Loki的笑名為信任,他身後的船雖然巨大,但在Thor眼中,Loki比它們更來得搶眼。
「謹遵吩咐。我的主人。」


「乘這艘船出航肯定很棒。」Thor登上Victoria甲板,佇立於船首眺望遠方的船隻和無垠的海,稍微想像一下它在藍天白雲之下乘著波浪,自己在船隊之首,後方肯定跟著好幾艘船,這光景令Thor無比興奮。
「是啊。可惜我沒和Victoria一起出航過。」在兩三步之遙的Loki望著Thor的背影,暗自露出傷感的表情。
「下次一起去吧!一定有機會的。」Thor回首,他的笑使Loki一愣,後轉為淡淡的微笑,下一秒竟是吻上Thor的唇角。
「我期待著。」
那個吻讓Thor又驚又喜,他即刻把Loki拉近,回了Loki一個深吻,Thor雖然得逞,卻被Loki踹下船首的高臺。
「Loki!」
「我可沒說讓你吻兩次,你這混帳。」Loki他是笑著說的,這回他沒拿手帕擦嘴了。


一年一次,Victoria勝利女神號和它的船隊,遠航到遙遠的東方──中國──和中國沿岸交易瓷器,有些還是宮廷流出來的頂級品,回到英國後,再透過黑市和一些特有的交易管道,有相當豐厚的利潤,不過偶爾Loki喜歡的話會作為自己的收藏,有些則成為拍賣會上的競標商品。
從港口回到宅邸,Loki安排了一些人給Thor認識,有船隊裡其他船的船長、中國那邊接應的手下,還有一些相關人士。
「這位是我的親信,好好照顧他。」Loki向眾人介紹Thor,Thor聽到這稱呼樂不可支。
「Loki,你剛剛是說親信嗎?」Thor像個孩子般插嘴,惹來Loki一記白眼,指正道:「叫我老爺。」
距離今年的出航還剩下兩個月,看Loki積極的動作,Victoria是正式要交給Thor了,這回交易大概就會讓Thor掌舵。
縱使認為Thor來歷不明,到Loki這裡也不過一個月的時間,Thor便能掌如此大權,感到有些不快。可其他手下也很清楚自己的老闆是怎麼樣的人,跟他作對、諫言是完全行不通的,說不定還害到自己。但是Loki識人高明,他派的人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如果任務不會延誤出錯,手下們倒是沒什麼意見。
更何況,以「親信」這個詞稱呼別人,他們還是第一次從Loki口中聽到──那位從來不相信他人的伯爵。












5
Thor待在Loki身邊後,他仍習慣每周四會出門到那郊外的房子去。
連跟他一起去的侍從和馬伕都不知道那房子裡究竟住著什麼人,因為伯爵總是吩咐他們在馬車上等候,他們還猜那大概是情人,讓Thor打擊有點大。
Thor直接問起郊外房子的事,Loki不怎麼意外的樣子,很乾脆地要Thor跟他一起去。
到那房子經過的路Thor有些懷念,不禁會心一笑,Loki神色比往常更沉了,他們並沒有交談,Thor也發現他心情好像不太好,會不會是自己的錯。
「該不會真的是情人?」這樣的擔憂又突然出現在Thor腦海,不過很快就會證明這擔憂是多餘的。
馬車駛入房子的大門,在庭院停下,馬伕和另一名侍從授命在外頭等著,Loki和Thor一同進入。
房子不寬敞,但住的人也不多,只有一個臥病在床的老先生,和一個負責照顧他的僕人,那僕人看起來也有些年紀了。
「少爺,您來了,老爺他情況很不好,我怕今天就會……!」僕人迎上前來哭哭啼啼道,瞥見Thor跟在Loki後頭時很驚詫,這裡平時肯定沒有其他的訪客。
「讓他知道無所謂,用不著管他。」Loki曉得僕人目光的用意,解釋道。
「醫生來過了吧。」那雖然是關心的話,卻絲毫感受不到焦急和熱切,相對於僕人的態度,Loki的語氣平淡而冰冷。
「是的。可是連醫生都說他無能為力了……嗚、嗚嗚、這可該怎麼辦啊!」僕人又哭得連話都說不清。
「你下去忙吧。」Loki打發僕人離開房間,自己則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注視著沉睡的老人,皮膚已經失去光澤,只有蒼白,呼吸孱弱,有時會突然倒抽一大口氣,隨時都要停止呼吸似的。
那雙碧綠的眼,Thor看不出他有什麼感情,盯著老人的眼空洞無神,這和他第一眼見到的Loki很像。
「那是你父親吧。」一直站在後頭的Thor終於開口。
「他只是給我Jotunheim這個姓氏和爵位的人……其他什麼也不是。」
「Loki……Loki……」老人仍是緊閉雙眼,只因聽到Loki的聲音,所以呼喚著他,「Loki……Loki……」老人從被窩裡伸出手,手還顫抖著,Loki瞅了一眼,沉默著,也伸出右手,手上還戴著手套,Loki停頓片刻,將手套摘下,用真正的溫度握住老人騰空的手。
儘管如此,Loki的表情從未改變。他看著老人嚥下最後一口氣,沒有流淚,也沒有哽咽,平靜得如同外頭的夜晚。
「他一定是為了見你最後一面,才會選在這時候離開。」Thor目睹了這一切,他認為刻意取下手套的舉動,對Loki而言已經非常溫柔了。


Thor仍放不下心,儘管那個人看起來和往常一樣,總覺得他是在逞強。Thor在寢室翻覆了很久,決定要去主臥室探一下。
深夜時分,宅邸內的佣人鮮少走動,但Loki所在的主臥房外還有兩三個侍從守著,Thor沒等通報擅自推開門,侍從緊張地往內望,Loki沒怪罪,直接允諾Thor進來。
房內沒有點燈,他屈膝坐在在窗台上,全身只披一件寬大的黑色絲絨睡袍,胸膛半敞,連繫帶都沒繫,大約是因為睡不著,才隨意披上袍子。月色漏進窗子,他浸在月光下,綠色的眼睛與白色肌膚染上一層冷藍色的光暈。原本他是看著外頭的一片黑林,直到Thor走到面前,始回過頭來。
「你願意跟我聊聊嗎?」
Thor第一次看見Loki這樣的表情,或許Loki這樣的表情也是第一次被人看見──Loki的眉毛彎曲成悲傷的弧度,嘴唇微張,眼眸不是冷冽的光澤,而帶些濕潤。那是怯弱、悲痛而想要求助的表情,彷彿正對著Thor傾訴。
「反正我也睡不著。」Thor坐在地上,倚著窗台。他並不催促Loki開口,僅是單純的陪伴。
「我說父親什麼也不是,但什麼也不是的其實是我啊……我只是伯爵在妓女巷留下來的私生子罷了。」Loki以這句話為開端,講述自己的過去。
小時候他沒有見過父親,母親獨自撫養他,但對他也不好,食物有一餐沒一餐,母親酒後還會暴力相向。父親的正室一直沒有子嗣,正室也過世之後,父親才想起來有他這個人存在,花了幾英鎊把他從母親手上買過來。接來大宅之後,父親怕私生子曝光丟臉,他被關在房間裡學習知識和社交禮儀,不准出房門,幾乎是軟禁在那裡。父親也很少來看他,來的時候也只是禮貌的問候,並驗收學習的成果而已,完全沒有付出對子女應有的關愛。
「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便誰也不信任……我甚至、不……」話到一半,Loki無法說下去,硬是中斷了,似乎是不敢讓Thor知曉,但Thor也沒追問。
父親的身體每況愈下,將爵位和當主的位置傳給Loki,也在這時上流社會和社交圈才知道有這個兒子的存在,但父親只解釋說「因為身體不好,在郊外修養身體,所以年紀這麼大之後才和外界接觸」,而隱瞞私生子的真相。父親將宅邸交給他,父親則住在郊外的房子裡,只帶了一位長期以來服侍他的女僕。後來他花了一段時間經營自己在社交圈的地位,因緣際會下做起中國瓷器的生意,一切或許只是為了證明,他不用靠誰也可以活得很好,比父親活得更好。
寥寥幾句的自白,Thor卻不忍去想背後究竟有多少痛苦,Thor不難想像Loki在那成長過程下會有這樣刁鑽的性格,他的自恃甚高與不露情感都是自我防衛,「一個人這樣獨自撐著走來……逞強的傻瓜。」Thor當然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他僅抬頭凝視Loki的側臉,暗自心疼著。
「剛剛你也看到了,我就是這麼冷血的人。親生父親死了,我卻完全沒什麼感覺……我大概天生就缺少眼淚吧。」Loki的聲音很小,那是令人心疼的自嘲,他笑著,是為了可憐自己。
「別說傻話。有沒有眼淚這種事……你怎麼知道呢?你的一生還很長,會流淚的事情世界上還有很多啊。」Thor說得堅定,這種事分明毫無根據,Loki猶然不由自主想相信。
「……是吧,就像你說的那樣……一定是的……」


隨後,Thor打了大哈欠,起身說要回寢室睡覺,Loki也起身,卻揪住Thor的衣袖,留住了他。
兩人幾次接吻,Thor擁住Loki的腰肢,忘情撫摸,睡袍滑落至手臂,垂墜至腳跟,Loki索性讓睡袍退去,袒裸了身子,Thor難藏驚詫與喜悅。Loki雙手提起,捧著Thor的下顎,闔上眼,讓彼此的嘴唇相觸碰、相吸吮。Thor抱起他,輕輕放到床上,吻上他的鬢角和耳朵,Loki一邊解開Thor襯衫的鈕扣和褲襠,似乎也焦急著。Thor的衣褲任意給踢到床下,Loki交疊在Thor身上,伏身摩蹭Thor胸前的肌肉,並主動索吻,Thor的指腹在Loki的大腿拂弄著,順勢在屁股摸了幾把。
「真色啊。Thor。」Loki開玩笑地掐住Thor喉頭,笑容令人玩味。
Thor不大在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說:「你知道這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嗎?」
Loki微微歪頭,滿臉無辜說:「我不記得了。」
Thor忽地翻身,將Loki壓在下方,在他耳邊說:「叫起來真好聽,等等記得多叫幾聲。」,還惡劣地笑著,Loki的臉竟在一瞬間成了紅色。
「休想。」Loki哼了一聲,想扳回一局,下來卻只有連輸的份。
Thor埋入Loki體內時,Loki下意識抓緊Thor的手臂,第一次的性愛經驗讓他不知所措,只好聽Thor的指揮放慢腳步。Thor壞笑著,動作倒不粗暴,溫柔地深入,同時幫Loki身下套弄著,與他對上視線,Thor想,那渴求自己的表情真不賴。Loki不耐地掙扎,小幅度地抬起骨盆,似乎是對這靜止的狀態膩了,燥熱感一直纏著自己的神經,他用眼神催促著Thor,雙手掛上他的頸子,將他拉近,吻著他的鬍鬚,Loki望著他的藍眼珠,那色澤是很美很美的海。Thor近距離又極具魅力的一笑,隨Loki的意來回抽放,滿意看著Loki因為自己高潮。
很有默契,他們沒有對彼此說「我愛你」,但那晚兩人做愛好幾次,迷戀對方的身體,不會厭倦。
Thor單純且衷心地為Loki付出,由愛上外表轉為愛上他的全部,然而,Thor並沒有奢望Loki付出對等的愛──甚至Thor不覺得Loki愛著自己──只要Loki不拒絕自己就好,Thor便能覺得他做的有所回報。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