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煙 新住

悖論

CP:神兄弟 Thor/Loki
全年齡


和AVG、THOR有關的電影走向














1.Loki


        我鬆開手,從那片黑暗中墜落,看著哥哥和父親的身影越來越小,最後嚐到的只有絕望,眼眶旁的淚水也已乾涸。這樣也好。怪物就該有怪物的下場,對吧。我閉上眼睛,告訴自己,一切都已經沒事了。
我流落到一個異星球上,那裡沒有光,只有黑暗和寒冷,異族本來討論要如何殺我,但是在他們聽到我的身分後,停手了,認為我還有繼續活下去的價值,被他們利用的價值。那是個毫不留情的地方,好戰嗜血的種族,我在那殘酷的地方生存下來,武裝自己的心,因為我有堅強的意志力。我能證明我有能力,比任何人都要來得強韌。地球將是我全新的舞台。

        只是我沒有想過會在那裡見到Thor,就算彩虹橋斷了,你仍找到方法過來找我。你是怎麼想我的?為我的離開而歡呼?你說你為我哀悼,希望我回家。難道你還奢望我和以前一樣?在經歷這這些之後,我破碎的心還能完好嗎?我改變了,而且變不回來了!我在放手那一刻,就已經和你沒有任何關聯了啊!Thor,我不期待你能理解我,我們本來就屬於不同的世界,人們信任你、簇擁你,而我總是在角落,人們對我視而不見,甚至是嘲諷、排斥,你贏得了世界上所有的愛,這才是我最忌妒你的地方。難道我不配擁有那些嗎?我不知道有多少次這樣問著自己。對、我後來才知道我不配,因為我只是撿來的怪物,是啊,我看到了那些人的眼神,他們認為我暴虐無情,看我的眼神只有恐懼和厭惡。

        那失控的場面並不是我所想像的統治,我只是想對地球人展現軍隊的力量,讓他們臣服於我,認同我。但你說我們可以一起阻止它。「一起」嗎?聽到這個詞的當下,我腦中掠過的卻是很久以前的畫面,我們一起在原野上奔跑、一起聽父王講故事、一起看著星空入眠、一起並肩作戰,淨是一些快樂的回憶,流亡的日子裡,我甚至遺忘在我生命中曾有這些美好事物。而你的目光和那時候竟然是相同的,是充滿關切、信任的目光。就算經過那些決裂和背叛,原來、在你眼中,我還是一樣,一樣是你最愛的弟弟嗎?我只是個面目可憎的怪物啊!於是,我推開了你的關心,刺了你一刀,但我卻落下淚來。我還以為我夠堅強的,但你總是讓我失去防備。

        在地球的行動失敗了,我被那些異星人當作棄子。Thor帶我回到阿斯卡接受審判。對我來說,阿斯卡還是我心冀望的家,是我一切的榮耀,但是我沒有把握能回到阿斯卡,在那裡重新安頓下來。其他人會怎麼看我?認為我是一個叛逃者、殺人兇手,認為我根本沒有資格待在那裡。但是有Thor在,就能令我心安。那約頓海姆呢?那應該可以被我稱作為故鄉的地方,但那不是我成長的地方,我痛恨那裡,恨不得把它毀滅殆盡。我也恨不得把自己毀滅殆盡。

        阿斯卡人把我囚禁在堅牢裡,「經過一百天後,你將會被釋放,在這之前,你會在堅牢裡天天作噩夢,這是給你的懲罰!反省吧!」眾神之父Odin對我這麼說。

        在夢中,我用權杖殺死Thor,身上、手上沾滿你的鮮血,你在臨死前聲聲喊我Brother,我露出得逞的詭笑。你死了就好了!如果你死了就好了!我一直以來不都是希望Thor能夠消失的嗎?我放聲大笑,下一霎那我卻崩潰了,我哭了,淚水無法遏止地往下墜。「但是我愛你!」我內心嘶吼著,脆弱地。「我愛你啊!」我抱起你的肩膀,臉龐蹭著你的餘溫,眼淚落在你身上,我喊你Brother,你再也不能回應我。天啊,我做了什麼,做了什麼!我殺了我最愛的哥哥啊!因為我是怪物啊!「你是我弟弟。」你卻這麼說。不、你看,我是怪物吧?多麼醜惡、殘忍的怪物啊!為什麼誰不來把我殺死呢!「你可以自己殺死自己啊!」有個聲音這麼說。然後我舉起權杖,往自己身體大力地劃開,傷口淌血,我倒在你的身側,用生命最後的幾秒鐘望著你──在夢中,我殺了Thor無數次,自殺無數次,又哽咽著醒來,再反覆做著相同的夢。

        最後,我已經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了。

        Thor在我被釋放那天牢房來外頭接我。我拿起權杖想殺死你,就像夢裡一樣──你的鮮血沾滿我的身子,你喊我Brother。我哭了,但這次和夢境不同,你並沒有倒下然後死去,你負傷的身子穩穩抱住我,對我說:「這裡不是夢,我不會死,我答應你。」你吻著我的淚。

        「Brother……?」我用怯怯的聲音問,顫抖的雙手放在你的肩上。

        「沒事了,一切都已經沒事了。」你說,眼神無比溫柔。一切都已經沒事了,我相信你。我閉上眼睛,悄悄在你的懷裡微笑。

        我應該恨你,我卻無法恨你。你奪走我一直以來所求的事物,但是你又是我的光芒,照進我黑暗冰冷的心。那已經是我僅有的光芒。

        我應該恨你,我卻無法恨你。因為你知道我是如此深愛著你。唯有這點是不變的。




















2.Thor


        我被流放到地球時,有一些事情悄然改變了,我渾然不知情。弟弟變得易怒、激烈、不擇手段,和一直以來少言冷靜的你簡直是兩個人。對我說謊、派刺客來殺我、向我挑釁、決鬥,做了很多我摸不著頭緒的事情。Loki一向都喜歡惡作劇,在我們兄弟之間是非常平常的,如果是惡作劇,我看得出來那是玩笑,然後我就會一笑置之,但這一連串的舉動,你都是認真的。

        你鬆開手,任憑自己跌墜至深淵,我以為你就此離開我了。在這之後,我才知道其中的真相,那些失控的行為和你的身世有關。我聽母后說,你動手殺了你的親生父親,又打算毀了約頓海姆,都只是為了向父王證明你也有能力,只是想要得到父王的認同。多麼傻啊,你自己承擔了這些東西,用這麼痛苦的方式實現你的願望。你擁有的,遠比你想像得要更多啊。為什麼我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你內心的黑暗──那自卑、需要關愛的心──偏偏等到你已經死去才了解?弟弟啊,是我對不起你。

        我們得知你在地球的消息,遍尋了各種方法到達,終於見到了你。在這些時間裡,我不知道你身在何方,遇到了怎麼樣的人,但我看你過得一點也不快樂,你所期望的,不是毀滅和戰爭,你不是一直希望得到父王的愛和認可嗎?這是多麼單純的願望!這些陰謀後頭到底是哪些人指使你?利用你做非你本意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你的本性如此善良,只是被扭曲、恨意包覆著,讓那份善良失去原本的顏色。我知道你一點都沒有變。跟我回家吧!別再做那些瘋狂、錯誤的事情!你仍是一再把我推開,但是我相信你聽得到我說的一字一句,我看得出你充滿了掙扎和痛苦。可你執意要做,我只好用更強硬的方式阻止你。

        戰爭落幕,我能夠和你一起回到阿斯卡去,回到我們的家,你的眼神柔和多了。我相信這是你的願望,因為你還是告訴人們「你來自阿斯卡」,你並沒有忘卻那裡,我們一起成長的地方。

        父王的懲罰是將你關進監牢,每天做著噩夢,到一百天之後才得以被釋放。我無法得知你做了什麼夢,只能看你獨自忍受,我每天都去探望你,在你入眠的時候,那囈語是「Brother」,你喚了好幾次。
在第一百天,我還是去探望你,鐵籠開啟之後,你拿著權仗指向我,我沒有躲開,接下你一刀,然後抱住了你。原來你做的噩夢是這樣的嗎?我恍然大悟。「這裡不是夢,我不會死,我答應你。」上次這樣抱你已經是很久以前了,我卻記得很清楚,在鎧甲的另一端傳來的心跳聲,的的確確是我弟弟的心跳聲,才不是什麼怪物。我知道你心裡藏著黑暗,但那些是我無法了解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你一起跨越它!不論你做了什麼,你還是我弟弟,是我最愛的弟弟。

        但是現在,我能夠像這樣擁抱你,我已經非常滿足了。你輕聲叫我Brother,我望著你,對你說:「沒事了,一切都已經沒事了。」

        若是有一天,你又被心中的黑暗吞噬,我會穿越憤怒擁抱你,還是會叫你Brother,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會把你帶回來。






















2012/9/4















後記


穿越憤怒擁抱你,這句是TomTom說過的,我覺得實在太棒了。
做夢那個梗是之前就想到的,只是因為昨晚看了分析然後我就一直哭,然後就文思泉湧把這篇寫出來,那分析真是功臣。而且昨天我爲了要看台詞又去看了AVG裡LOKI流淚的那幕,三句台詞我就哭了OMG,我寫到作夢那裏自己又哭了一次,總之我遇到我的本命角色哭點就低到不行。
我對LOKI的愛這當然是不用再多說,這麼一個心碎的角色,我真的很希望THOR能給他救贖,能「穿越憤怒擁抱他」,雖然THOR還是不能理解LOKI的黑暗,但是唯一能救他的只有你。另外我真的很怕最後LOKI會發生什麼意外,我一定會哭死。
其實這兩個對照大概就能把我對這兩個角色的觀點都表達出來了,但是THOR他雖然傻傻,但他真的有氣度和與一般人不同的想法,前幾天也看到湯不熱上有人分析,其他人都會把LOKI和HULK當成怪物看(像是鷹眼和黑寡婦談話的時候就有提到LOKI是怪物什麼的),不會和他們溝通,但只有THOR會嘗試跟他們慢慢講話,LOKI就算了畢竟也是他弟弟,但是他連發狂中的HULK都能做到很不簡單。
然後LOKI作夢的那裡,我覺得是還滿意識流的東西,畢竟也因為是第一人稱,所以我寫著寫著就哭了出來。





















只對管理員顯示